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喇嘛教修外道双身法、堕识阴境界,非佛教

弘揚如来藏他空見的觉囊派才是真正藏传佛教

 
 
 

日志

 
 

《入不二门》代序──從「迎佛牙」到信基督  

2014-07-25 09:57: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元二○○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於台灣基督教福音有線電視台之節目中,由早期享有盛名之演藝人員「娃娃」所主持之福音節目中,有此一醒目之標題:《從「迎佛牙」到信基督》,於基督教電視台之節目上,竟會提及佛光山之迎佛牙事相,引起余一時好奇,當時便隨順觀察其所言何事,由是而知佛光山之重要信徒中有如斯事:
有曹永杉先生者,從事房屋建築業,為普民建設公司總經理(曹先生於節目中曾言:公司名稱乃因信仰佛光山星雲法師,故依佛光山之普門寺而取名為普民建設公司),乃是歸依於佛光山二十五年之信徒,亦曾是護持佛光山之重要信徒,身為佛光
山之五品功德主(聞佛光山對於護持其道場之居士,評定等級為九品,與慈濟功德會之分定等級類似),若到世界各地之佛光山道場,憑其五品功德主之身分,皆可免費享受食住之權利(曾聞九品功德主住宿佛光山之食住待遇,隨其品等高下而有差別);並曾身任國際佛光會會長或某分會會長一職,常與星雲法師互相過從,節目中並出示夫婦二人皆各自與星雲法師單獨合攝之照片。因曹先生頗受看重之身分故,於佛光山從大陸迎請佛牙來台時,得以親捧佛牙,有如是光采之往事。 然而依止佛光山星雲法師「學佛」二十五年之後,卻不能深入佛教法義,不知三乘菩提之內涵,由此緣故,終至因事業不順故,轉而信奉基督教,棄捨星雲法師而去。 轉信基督教後,其妻並曾於佛像前倡言:「希望釋迦牟尼佛能信受(歸依)上帝,能接受上帝確是創造世界萬物、創造人類之造物主。」有如是荒謬之言語。
探究曹先生伉儷所以致此轉變者,咎在佛光山將佛法淺化及世俗化所致,咎在星雲法師將佛教定位於信仰、而非定位於三乘菩提之修證所致,咎在星雲法師以世俗信仰之內涵取代三乘菩提所致;因此緣故,導致曹永杉伉儷在佛光山「學佛」二十五年之後,仍於佛法之二乘解脫道正理、大乘佛菩提道正理,全無所知。更因星雲法師一心欲與外教攀緣示好,不肯解說基督教之上帝所住境界低下, 故令曹先生伉儷無法知悉基督教之上帝實僅是三界中之欲界眾生爾,尚不能修入色界、無色界之凡夫境界,何況能知阿羅漢之解脫境界?何況能知禪宗開悟菩薩之境界?更何況能知地上菩薩境界? 佛之知見則更無論矣!由星雲不懂三乘菩提,以致所教導之知見粗淺故,使得曹先生伉儷完全不知上帝只是欲界天境界中之凡夫,所以因於無知,而敢要求 釋迦牟尼佛歸依基督教之欲界天神耶和華。被星雲法師所誤導故,便以淺薄之知見而倡言:在佛光山親近二十五年後,對佛法之道已經完全知解。彼以為佛教亦只是種種宗教信仰中之一種,與其他宗教信仰並無差別,不知佛教之內涵其實是函蓋三乘菩提,亦是函蓋耶和華之欲界天粗淺境界者,不知佛教是以出離三界生死苦為主要內涵者;不知世間所有宗教中,不曾有一宗教能令人親證三乘菩提中之一種,何況具足?亦不知基督教之上帝耶和華,仍是欲界中輪迴生死之凡夫眾生,尚不能知色界天境界,何況能知阿羅漢之解脫證境?更何況能知菩薩境界?當知永遠不能稍知諸佛所證之大菩提也。故說曹先生伉儷在佛光山「學佛」二十五年之後,竟仍然完全不知有三乘菩提,完全不知信仰佛教之目的在於修學三乘菩提,故有如是墮於民間信仰層次之知見,而於世俗事業不順之時導致退信之事。如是過咎,不應歸責於曹先生伉儷,此過唯在佛光山之星雲法師一人,曹先生伉儷只是受害者罷了。何故平實作是言說?謂星雲法師極力與一神教交流,藉此交流作為提升自己世上地位之手段, 因此而令人誤以為一神教在三界中之地位與佛教並無差異;星雲法師更於書中主張儒、釋、道與天主教同是一家,可以一以貫之,同於一貫道之世俗說法,故佛光山信徒往往不知佛教之大異其他宗教所在。觀乎星雲法師一生所為,與慈濟證嚴法師相同,皆在將佛法加以淺化及世俗化,皆在將佛教改變為信仰之宗教,而非維持原有修證菩提之宗教,引導信徒走向世俗化人間宗教之層次;是故星雲從來不言二乘菩提之解脫道正理,從來不弘大乘佛法之佛菩提道正理;偶或言及解脫道正理,則以世俗法解說二乘菩提,或以印順之藏密應成派中觀無因論邪見,解釋二乘菩提,嚴重違背二乘菩提正義。
星雲法師偶或言及佛菩提、臨濟禪宗之理,則以六塵及物質等「我所」緣起性空之世俗法,解說臨濟禪宗所悟之如來藏證境,或以世俗道理解說大乘佛菩提,或將誤會後之解脫道用來解說大乘法之般若。然而大乘佛菩提方是般若,二乘菩提非是般若,唯是解脫道,是故不迴心之俱解脫大阿羅漢,亦不能知大乘菩薩所證之般若智慧;乃至第七住賢位菩薩所證之粗淺般若智慧──禪宗破參明心之根本無分別智──大阿羅漢亦不能知之;是故般若絕非唯是二乘菩提所修證之解脫道,而是函蓋解脫道在內之佛菩提道;佛光山之星雲法師,實不應以解脫道解釋大乘般若,何況彼等所知之解脫道法義復又嚴重誤會,墮於我見常見之中。
佛菩提道之內涵,實以親證如來藏為主,要因親證如來藏方得發起,而二乘菩提所修證之解脫道,只是佛菩提道一切種智中之一小部份爾,只是修證大乘般若所得之副產品爾。然今星雲法師尚且不能了知粗淺之二乘菩提,從來皆在我所上教人遠離,卻從來不教人斷除我見──認為意識心常住不壞、認為意識一念不生時便是真如心;我見從來不斷,何況能斷我執? 而彼所言無我者,皆以遠離「我所」作為實證無我,作為斷我見,其實尚未能斷我見,皆墮常見外道之凡夫知見中。如是,星雲其人對於二乘菩提正理,尚且不能了知,何況能了知大阿羅漢所不能知之大乘菩提般若?何況能了知菩薩所證之道種智?
星雲法師知見之粗淺,至今仍然如是,未曾改變,致令徒眾隨其同墮「我所」之上而用其心;於宣說般若佛法時,依然如是,未改邪見,猶墮印順所倡導「一切法空、離如來藏可有緣起性空」之邪見中,皆成大乘法中之惡取空者,皆是無因論、兔無角論者。如是不具佛法知見之星雲法師,如是領導佛光山四眾弟子「學佛」,導致座下之法師二眾誤會三乘菩提正理,亦導致佛光山之信徒對於佛法正理完全不能理解,完全不能知悉三乘菩提正理,知見普遍極為淺薄,而將外道知見認作佛
法知見;甚至將佛教當作一般宗教而信仰之,以為佛教亦只是求感應、求平安、求富足、求家庭和樂之宗教。由如是誤會佛法之緣故,將錯會之知見教導信徒,致使曹永杉伉儷,依止佛光山「學佛」二十五年,成為「五品功德主」,成為星雲法師之重要支柱以後,卻因世俗法上之不如意,而對佛教失去信仰,後來更對往日之佛光山等「同修」說言:
「信仰宗教的目的都是一樣的,就是求平安、求快樂、求健康富足。信仰各種宗教的目的雖然都一樣,但是所信仰的各種宗教其實是不一樣的,只有基督教才能讓人獲得真正的平安、快樂、健康、富足。所以宗教還是有所不同的,並不是一切的宗教都一樣的。當九二一大地震發生之後,我們的房子很久都賣不出去,銀行卻雨天收傘,在此時要求我們還錢;我當時以為還錢沒有問題,只要努力把房子一戶一戶賣出去就可以了,所以就開出期票:每個月還五百萬元,把每個月的支票都開給銀行。但是後來眼看票子快要到期了,卻一戶都沒賣出去;後來我太太聽從我女兒和洋女婿的話,去禱告上帝,在禱告主的三天之後就賣出去了,免除了公司跳票的危機;所以我也就跟著太太改信主了。上帝是這麼的靈感,祂在我們禱告之後,就動工幫助我們解決了困難,所以基督教是可以讓我依靠的;所以信仰宗教的目的雖然都一樣,但是不同的宗教之中,還是有所不同的。如果你們將來遇到事業或其他的問題上,有問題而不能解決,請你記得我的話,我們一起來信上帝,來禱告上帝,上帝一定會動工解決你的問題。」(因當時未加以側錄,依次日記憶而書之,大意如是。欲知詳情,可以求證於福音
有線電視台:good ,TV)
由如是節目之曹先生言說中,即可了知:曹先生伉儷在佛光山「學佛」二十五年, 其實並不是在學佛──不曾學過真正的佛法──而是在星雲之教導下,將佛教當作一般宗教而信仰之,一向落在我所上面,從來不知我見為何物?不知如何斷我見,亦從來不曾觸及三乘菩提正義;彼伉儷二人長期以來,被星雲法師所教導而信仰佛教之目的,只是在求得世俗法上之利益:平安、快樂、健康、富足。完全不曾了知:學佛之真正目的是在尋求解脫生死而證涅槃,或是在大乘法中取證生命之真相;是在親證法界之實相智慧,而不是在求得世俗法上之成功,不只是信仰而已。所以曹先生伉儷,依止佛光山二十五年之後,
仍然完全不知佛教異於一般宗教之所在。曹先生伉儷對佛教之認知竟然如是,令人感嘆:星雲法師數十年來所弘何法?而可名為佛法?
復次,佛光山所教導之法,並非佛教中真正之佛法,只是以佛法名相、教相包裝之世俗法,而且是以外道「常見」法取代佛教正法者,是以外道法而否定佛教正法者:明弘佛法,其實卻是以印順法師之藏密應成派中觀之惡取空、無因論邪見及常見見之意識細心常住不壞作為佛法,取代原來臨濟禪宗真正而且勝妙之第八識如來藏妙法。以如是外道法而冠以佛法之名,打著臨濟禪宗之旗號,以佛教表相及僧寶表相而弘傳之,本質其實是破壞臨濟宗門正法者,是破壞佛教正法者,怎可能會有佛菩薩認同與加持? 曹先生對破壞 佛菩薩正法之佛光山邪見道場護持之,卻冀望獲得 佛菩薩之護念加持,其行為之本質正是幫助破壞佛教正法者,本應共負破法惡業,尚且要由護法眾神處置之,云何可能獲得 佛菩薩之加持與護念?曹先生與佛光山四眾弟子皆不知如是事實與內情,一生努力護持星雲之結果,卻是成為破壞佛教、斷人慧命之幫兇,卻期望獲得 佛菩薩之護念與加持,豈非心行顛倒?
由此即可了知:星雲及座下諸多法師一生「弘法」,所教導於四眾弟子者,皆是令其四眾弟子只知追求平安、快樂、健康、富足(此是曹先生之語),皆是令其在家二眾弟子追求家庭和樂、事業順利、身體健康、家人平安,皆在此等事相上用心,皆在此等事相而說「佛法」,皆在如斯世間法等事相上追求。故其徒眾悉皆不能了知:學佛之目的在於實證三乘菩提。皆不能了知:學佛之目的乃是在於親證二乘聖僧所證之解脫果,乃是在於親證二乘聖僧所不能證知之法界實相、般若智慧、一切種智。由星雲法師之不懂三乘菩提,而將佛法嚴重世俗化、常見化及斷見化,是故其弟子四眾便以追求世俗法上之利益,作為學佛之標的;當其世俗法上之利益不能獲得滿意之結果時,或者不能獲得 佛菩薩之立即感應時,便不能檢討此世與往世業行間之因果關係,便對佛教失去信心,轉而尋求其他宗教之感應,便以感應作為依靠、作為信仰宗教之唯一目的,由於墮於信仰之層次中,故而誤會「信佛即是學佛」。
復次,彼夫婦二人,對於在佛光山依止二十五年之過程中,須長期耗用大量時間依止星雲大法師,並須長期以大量錢財不斷捐助佛光山,方受重視,於此頗有微詞。此亦是佛教四大道場所應自我檢討者:寺院及共修道場必須建造得金碧輝煌、奢華富麗嗎? 寺院道場之規模必須造得如是龐大、而不斷吸取大量資金嗎? 必須極力而不斷地吸取大量錢財、而擠壓其餘小法師之弘法資糧嗎? 是否因為建造金碧輝煌之廣大道場、而使得信眾感覺諸大道場之商業氣息太濃厚,失去佛教比丘原本安於清貧、知足之宗風? 是否因為在建寺等世俗法上之極力追求,而完全忽略了三乘菩提之認識、理解、修證?
如是作為,已經失去佛教之本質,本質已非佛教也!台灣佛教對此皆應自我檢討。曹先生伉儷對此既有微詞,當知餘人亦必難免私下會有如是微詞傳出也。有智慧之佛弟子,應有智慧深思之:是否可將有限資源,撥出一半,分配護持其餘小法師?可否縮小寺院建築規模?可否改變金碧輝煌之裝飾而避免浪費奢侈? 彼星雲法師及印順、昭慧、傳道…等人之佛法「證量」,從來不曾高出彼諸小法師故,並且已經走偏而專在世俗法上、專在藏密黃教外道無因論之虛假中觀見上用心故,乃至已經是誹謗佛教正法、否定三乘菩提根本如來藏,而嚴重破壞佛教正法之邪見故,平實今於諸書中已舉證歷歷,事實俱在,絕非久習佛法之印順、昭慧等極為強勢之人所能聲辯,何況不懂佛法之星雲法師?大眾何須迷信星雲法師假藉迎佛指、迎佛牙事件,假藉新聞媒體、多年所營造之大名聲?何須迷信印順六十年來所廣造之眾多邪見書籍?有智佛子請共思之!
復次,如今星雲法師,對於正覺同修會所弘揚、完全同於 佛說諸經之正法,加以無根誹謗,誣指為邪魔外道法,加以抵制,已成為破壞佛教正法之毀破重戒者;由如是誹謗菩薩藏及誹謗大乘勝義僧故,已失去比丘戒及菩薩戒之戒體,同於在家俗人無異,只是身披法衣住在寺院中之世俗人罷了;卻又隨從印順、昭慧…等人,專門弘傳藏密黃教之應成派中觀邪見,墮於斷見中;又為補救斷見之弊而同時弘傳藏密之自續派中觀邪見,以藏密邪見──印順所主張之意識細心──取代臨濟宗門正法之如來藏妙義,轉墮於常見中;是故佛光山之法義,事實上是具足斷常二見者。
而佛教正覺同修會之法義與行門,如今則已被海峽兩岸佛教界普遍承認為正法──唯除星雲法師及別有居心之少數法師與少數藏密上師喇嘛──不論彼等是否繼續誹謗,其實正覺同修會卻已是眾所公認之正法。而彼星雲法師及藏密少數上師喇嘛,為求名聞利養之保持,仍故意橫加誹謗,仍故意忽視正覺之法完全同於經教之事實。
如是否定如來藏阿賴耶識、異熟識、無垢識者,如是誹謗正法、誹謗弘傳正法菩薩者,已是斷善根人,其所說、所為諸事,將來不免地獄業之果報,諸經中之佛語現在,何須等待捨壽後之苦報現前方肯信之?佛教學人若繼續護持之,非唯無有功德,尚且更增過失,皆是幫助其破壞正法之惡行故,皆必成就破壞正法之共業故。如是,星雲無根誹謗平實所弘佛之如來藏正法,親隨印順推行人間佛教邪謬思想,追隨印順否定如來藏──於說法時以意識境界代替如來藏之修證──已是破壞佛教正法之地獄人;曹永杉伉儷鼎力護持破壞正法之星雲,如何能有福德?天、龍八部諸大護法神祇,見之尚且生瞋不喜,未加訶
責已是萬幸,如何可能助其脫困?一切思欲修集正法修證上所須之福德資糧者,或者修學人天乘法,欲求平安、快樂、健康、富足,欲作功德之初機佛教徒,對此切須在意!以錢財或身力護持星雲等誹謗正法之人,豈有福德功德可言?諸佛菩薩及護法龍、天,豈有可能加以護持庇祐? 若欲希求事業順利、家庭和樂、身體健康者,於修集福德功德時,於此事實千萬慎思熟慮!以免自害! 若欲護持星雲之佛光山,若欲護持破壞正法之大法師,反不如護持彼諸未有名聲之小法師,乃至不如護持只懂唸佛而不識字之老比丘、老比丘尼,更為穩當:至少不須共負破壞正法之大惡業故,彼星雲法師必將信徒捐贈之金錢,用在興建世界各國金碧輝煌之寺院等世俗法上而偽稱為人間淨土故;必將大眾之護持款用在抵制正法之上,用在推廣其所親近修習之藏密邪法上,亦必因此排擠其他小法師弘傳正法之空間及資財故。
是故一切人若欲贊助佛教道場而作功德之前,應當先行了知:彼道場所弘之法是否正確?是否信奉印順法師邪見而推廣人間佛教之邪思者?是否隨於印順而否定如來藏者?是否隨於印順「外於如來藏而說緣起性空」者?是否同於印順宣說「般若即是一切法空」之「惡取空者」? 若未先行瞭解,便輕率贊助之,則成為破壞正法大惡業之幫兇;功德未得,反成共造惡業者,如何以此幫助星雲破法之惡業,欲冀護法龍、天之庇佑?
是故,一切大法師、小法師,對於座下之三寶弟子,皆應如實示以正理:
學佛之目的,不在於追求世俗法上之平安、快樂、健康、事業成功,而是在於修證二乘菩提所應親證之解脫道,在於修證法界實相體性之智慧,修證一切種智而成就佛道。如是護持及修學真正之三乘菩提時,諸佛、菩薩、護法龍天見之生喜,自然可得佛菩薩與護法龍天之庇佑與加持,自然可得平安、快樂、健康、事業順遂;莫再效學星雲法師之專在世俗法上用心、專在意識境界上用心、專以藏密邪見而抵制如來藏正法,而應教以真正之三乘菩提正法,令知信佛不同於學佛;否則座下諸大護法居士,若因修學佛光山所弘之藏密中觀邪法,而遭遇事業或家庭上之不如意時,將又同彼曹先生伉儷一般,退失信心於佛法也。然而彼曹先生伉儷,其實未能深解因果之理,而此過失實是星雲法師之過也,星雲不依佛說因果之深妙正理而教導故。當知事出有因,因果之理唯至佛地方能究竟盡知,非是基督教之天主上帝所知者也;乃至上帝之造物主名號,亦是上帝自己所不敢承當者也。何以故?謂上帝自己之靈光、示現之色身、功能等,皆是從上帝自己之第八識如來藏所出生者,而上帝對自己之如來藏仍然了無所知,仍然不能親證!彼一神教之上帝,尚不能了知二乘菩提之法道,尚不能親證二乘菩提之解脫境界,尚不能超出欲界天之境界,尚不能證得平實所證得之色界禪定,尚不能獲得往生色界天之異熟果,尚不能脫離分段生死,尚不能了知阿羅漢之解脫境界,更不能知平實所證之般若境界,有何能力創造世界、萬物、有情?上帝若來人間見平實者,平實仍當以此責之!仍當以此等法義為彼宣說,令上帝了知自己只是欲界天之凡夫,令其歸依佛教三寶。
復次,上帝所創造者(姑且認定為上帝所創造,其實上帝無此能力),唯是亞當與夏娃二人;然於舊約聖經中所載:上帝在伊甸園中創造亞當二人時,伊甸園外本已有諸眾人存在及活動,非是上帝所創造者。試問:上帝曾幾次創造人類?而舊約中竟未記載! 或事實上是有二位以上之上帝?於伊甸園之內外二處,各自創造各自之子民? 或是眾生本來有之,上帝其實未曾創造世界與眾生,只是由無知之人類創造了「上帝創造萬物」的說法,令諸更無知之人信之、受之?復次,上帝以泥土創造人類之後,再分靈於人類,然後再加以試驗、考驗,本質正是考驗自己,能造與所造皆是上帝自身故,如是考驗復有何義?莫非上帝閑著無聊,所以造來排遣時間?此理有何意義? 復次,上帝創造世人而從自己之精神體中分給精神體,令所造之人具有精神體,然後下來人間輪迴生死,然後再勸修善行而加以恩寵;此即是自己分身去人間受生死痛苦,然後再勸自
己之分身修善行善,再自加恩寵於自己之精神體分身,再令其回歸上帝永為僕人;如是法教乃是無智之人所編造者,漏洞百出,處處違背法界真理實相。如是虛妄矛盾之法教,對追求法界真相之人類,有何意義? 此外尚有其他種種過失,不及論之;余意不欲與一神教外道而作無謂之辯論故,余所作者,乃是以澄清佛教內之法義為著眼點故,是故基督教之其餘種種無量無數之謬理,雖然說之不盡,於此亦不復舉論。
彼曹先生伉儷,不懂佛法而自稱已懂;不知法界實相正理,不知基督教之法義粗淺、層次不高,墮在欲界天境界中,卻因洋女婿及事業困境而信仰之;根本不知因果正理,亦不知因緣果報之時節。正當其妻求於上帝之時,亦正是 佛菩薩為其解決困難即將成功,或彼解決困難之因緣正好成熟;或彼往世所造之業行,導致其因緣果報必須如此,正應於三日後成熟;而彼夫婦二人不知其理,正巧因有其妻之禱告上帝,正巧房子售出,便歸功於上帝之動工。後時若復有難,求於上帝而不得其助時,彼等勢將懷疑上帝之是否確實存在?彼時方信余言之不假也。然而此等因果事理,與佛法修證無直接關係,乃是因果之事相,是故不作發揮之說;容於宣講《菩薩優婆塞戒經》時細說之。
由是緣故,學佛之人若欲真解佛法者,當知三乘菩提真義,非唯應證二乘菩提所證之解脫道而已。然大乘菩提之般若,甚深難證,苟無具足之因緣,難可得證;然若因緣具足而得親證大乘菩提,則三乘菩提俱皆可通。若唯修習二乘菩提──以四念處法而觀行四聖諦、八正道、八背捨等──則唯能通二乘菩提所修證之解脫道,唯能親證二乘菩提所證之解脫果;於大乘菩提之甚深般若,則必不能通達,則必不能親證,何況能證一切種智而成就佛道?是則永無成佛之日。若每日靜坐而求一念不生、不起煩惱,則是唯修四禪八定而不修二乘菩提者,縱使臨命終時具足四禪八定,境界超過基督教之上帝極多,亦仍不脫生死輪迴,不能證得解脫果。
彼等親證二乘菩提解脫果之聲聞四果聖者,或已經具足四禪八定之外道與佛門中人,境界雖超基督教之上帝,然由於尚未證得實相般若故,皆不能親入菩薩位中,皆不能進入內門而親修菩薩道,皆不能證知般若,更不能親證道種智;如是世俗法中必為大眾所崇拜之世間聖人,尚不可言已知佛法,何況未證四禪八定之上帝與星雲,何況未斷我見之上帝與星雲,云何可言已知佛法? 若是未證二乘菩提,復未證得般若智慧者,縱使四禪八定具足而成世間法中之外教聖人,仍將繼續輪迴三界之中,永無了期。是故真正學佛之人,必以求證三乘菩提為標的,不應如佛光山之星雲法師,專在世俗法上用心──以世俗法而解說佛法。復又為護世俗法上之利益故,無根誹謗余所弘傳之 世尊如來藏無上正法,成就無根誹謗正法之無間地獄罪,喪失比丘戒體,成為身披法衣之世俗人。
大乘菩提之入道,則須先除我所之執著;我所執著已除,繼斷我見及三縛結,然後經由禪宗之法道修學,求證自心如來藏;證如來藏已,進求眼見自他一切有情之佛性,復再進修一切種智;如是菩薩,自能通達二乘菩提,亦能修證二乘菩提,斷除我執及我執之習氣種子,漸證諸地無生法忍而漸超諸地,漸次成就佛道。凡此大乘佛法之修學,皆須以親證如來藏為先,而後始能次第求成其功、修竟道業。是故大乘學人若欲真學菩薩行,若欲真求佛道,非唯純求二乘菩提所證之解脫果者,當先勤求禪宗之證悟明心,以此為首要之務:凡事莫如求悟急,凡事莫如見道急。證悟見道才是大乘之入道故,才是大乘法之入門故。而於求悟所須具備之定力、慧力、福德,亦當隨從真善知識而戮力修學,然後次第修集、次第證之、次第成就佛道;故說臨濟禪宗之開悟,乃是修學大乘佛法一切宗派行者之首要目標、之急切目標。捨此禪宗破參開悟之親證,則不能真入佛教內門修學佛法。
若如星雲法師,尚未證得如來藏,不曾證悟般若之總相智,更不能知般若之別相智與種智,而言已修、已證菩薩道,而言能教導他人修證菩薩道,而言能知佛法般若、能授人以佛法般若者,斯乃自欺欺人之言;彼等諸人皆是外門修學菩薩六度故,自身尚且未曾入得內門修學,未曾知解真正之般若,所說諸法復又正是破壞臨濟宗如來藏正法之邪說邪見,何況能證佛法、能弘佛法?何況能利人天?乃至二乘菩提之解脫道中,所應觀行斷除之我見,彼等諸人亦皆未能斷之,皆執意識之粗細心為常住不壞之真如心故,皆執意識之粗細心為無餘涅槃之實際故,皆教導徒眾斷除「我所」之貪著,而未能教導徒眾斷除「我見」與「三縛結」故;星雲與印順……等人,皆墮意識之粗細心中,未能遠離常見外道見解,尚非聲聞初果之證悟者,何況能證知禪宗所證別教七住位之實相般若?而彼星雲法師數十年來募化數百億鉅款,建造自己所擁有之佛國淨土──全球金碧輝煌之寺院,號稱為人間淨土,卻成為藏污納垢之所;身心俱非真實清淨者故,與藏密雙身法之污垢法門、或嚴重破壞正法之應成派中觀邪見等,已曾弘傳或修習故;如是大寺院、大道場之金碧輝煌表相下,含藏外道法之邪見及謗法壞法之實質,焉得謂之為人間淨土?正是金碧輝煌而藏污納垢之穢土也! 如是以藏密中觀等外道見而取代佛教正法之印順法師人間佛教邪思,嚴重抵制太虛大師之人生佛教正理,焉得謂之為真實正法?正是外道邪見也!是故一切大乘法中之學人,當以勤求證悟自心如來藏為首要目標,因此得入大乘佛法內門之中、真行菩薩六度,是故凡事莫如證悟急!凡事莫如見道急!應當急求臨濟禪宗之開悟智慧。是故,台灣星雲法師世俗化、常見化之言語與行為,所弘傳之藏密應成派中觀邪見等無因論,所弘傳之「印順化以後之臨濟禪宗意識心」開悟邪法,佛子皆當摒棄之;亦當廣為傳語而令大眾週知,同皆摒棄之;應當轉而支持境況窘迫而真弘佛法、從不誹謗如來藏正法之諸多小法師。佛光山星雲法師所弘傳者乃是印順法師學自藏密黃教應成派中觀之邪見故,復加上自己從藏密學來之種種外道見故,完全悖逆臨濟宗門正法之如來藏妙義故,護持之者即是共造破壞正法之大惡業故。一切佛教法師,所言若非佛教正法正理者,吾人皆當共同摒棄之,《楞伽經》中, 佛既曾作如是開示:「我諸弟子應如是自行:身自不隨惡知識,亦當勸人勿隨惡知識。」吾人身為三寶弟子,則當依從 佛語如是自行,亦當勉勵他人如是同行,自己遠離破壞正法之惡知識,亦教他人遠離弘傳藏密外道法之惡知識;四眾共為眾生之證悟法身慧命而用心,以免佛教正法遭彼星雲及印順……等人世俗化、常見化、斷見化、淺化、學術化,墮入外道無因論、兔無角論中,斯乃我等真學佛法者所當記掛於心者。
於拙著公案拈提第一輯《宗門正眼》重拈之際,因憶及曹永杉伉儷之親身經歷,感嘆彼二人之遇人不淑:二十五年來親近佛光山,卻被星雲法師誤導,而專在世間法上用心,不能建立三乘菩提之正知見,不能親證三乘菩提之一,難免捨離正法。雖然曾入佛教寶山,卻只在寶山山腳下富麗堂皇之佛光山中,迂迴打轉而未曾登上寶山,卻被佛光山星雲等人指稱為已入真正之寶山,浪費二十五年之時間、精力與錢財之後,仍然空手而出,令人深覺惋惜。憶及此事時,復思佛門之中廣有如斯等事,非唯佛光山一處有之,今後仍將繼續不斷;有感而發,故作如是諸言。
余於公案拈提第七輯《宗門密意》中,因見星雲於人間電視台《菜根譚、六祖壇經》講座節目中公開自謙未悟,是故從彼日起不再拈提星雲之錯悟處,亦於書中明言其後三年中不再拈提星雲法師之錯悟, 欲觀其言行三年而後定奪;是故彼時雖有曹先生伉儷之受害而退失菩提心一事,仍未曾起意欲重新拈提星雲法師。然而星雲卻又言行相違、心口不一,卻於演講後,在所寫書中以佛光禪師名義,公開宣示自己是證悟者,並記敘其曾印證弟子開悟等事,顯示已有弟子被其印證而墮於大妄語業中,害人不淺;由因星雲言行不一故,是故不待三年之後,隨於二○○三年九月發行之公案拈提第一輯改版時,加以拈提。
三個月後之今時,復以結緣版之公案拈提集錦《入不二門》一書,專收與其有關之拈提公案,結集流通之,欲令佛教界普知星雲法師大膽妄行、心口不一之事實,由此可救佛光山四眾弟子回歸正道,亦可消減星雲個人誤導眾生之惡業,減星雲錯誤印證弟子開悟之大惡業,普令曾被星雲印證之四眾弟子消除大妄語罪。
公案拈提,若是由真悟之人所造者,皆是直示佛法般若──禪宗證悟之入處者,正應加以推廣、轉介,令眾週知;故藉此一公案拈提集錦之免費結緣流通,期望因此而令更多佛門學人真悟大乘菩提,同入大乘別教菩提不二門中,真發般若智慧,從此真入菩薩數中,攝屬大乘勝義賢聖僧,從此皆得內門廣修六度萬行;以此能令真正之佛教正法,盡未來際永不斷絕,如是以利眾生。茲因此書即將出版,便以此文代序,宣余喟嘆;又因此書意欲導令學人同入不共二乘與外道之大乘不二法門之中,由是緣故,名之為《入不二門》,即以此書緣起之敘述以代序文。
                                                                                        佛子 平 實 謹序
                                                                        公元二○○二年小雪 誌於喧囂居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