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喇嘛教修外道双身法、堕识阴境界,非佛教

弘揚如来藏他空見的觉囊派才是真正藏传佛教

 
 
 

日志

 
 

密宗之《大日经》亦误解般若空性  

2015-11-18 10:13: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密宗之主要经典《大日经》,全名为《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经中之「大毗卢遮那佛」,亦误会般若经所说之空性,而以一切法缘起性空之「蕴处界空相」说为空性,所说悉不能触及第一义心之实相。譬如卷一中之「大毗卢遮那佛」云:

《《秘密主!自心寻求菩提及一切智。何以故?本性清净故。心不在内、不在外、及两中间。心不可得。……虚空相心离诸分别、无分别,所以者何?性同虚空,即同于心;性同于心,即同菩提;如是秘密主!心、虚空界、菩提,三种无二。……秘密主!若族姓男、族姓女,欲识知菩提,当如是识知自心。秘密主!云何知自心?谓若分段、或显色,或形色,或境界,若色、受、想、行、识,若我,若我所,若能执若所执,若清净,若界,若处,乃至一切分段中,求不可得。》》(《大正藏》18卷第一页下栏)

《楞严经》中虽亦作是说,然楞严如是说者,乃是说前七识妄心之性,并说前七识妄心所显现之见性、闻性、…乃至知觉性等皆是七识妄心之功能,并说七识心及此诸功能皆不能外于种种缘及第八识如来藏而有之。依如来藏之常恒故,令六识心与此诸见性闻性…等功能,可以夜夜断灭已,次晨复起,故说此等功能非断非常;直言此等功能不得外于如来藏而言其常,皆是依如来藏而有「因缘所成」之见性闻性…等故。《大日经》中之「密宗大毗卢遮那佛」则误会楞严之意,故以楞严所说之六识妄心体性作为真实心,以如是虚妄心而外于如来藏心、误作般若经所说之实相心,迥异 佛说,不可谓为真正之佛法也。显见《大日经》乃是密宗古时诸未悟之上师,假藉《华严经》大毗卢遮那佛之名义,所集体编造、长期结集而成者,绝非 大毗卢遮那佛所说经典。

《大日经》中之「密宗大毗卢遮那佛」,又云真实心即是阿赖耶识,然却以意识心及末那心之体性作为阿赖耶识之体性,是故于卷一虽说心有五十九种相貌,然而所说彼诸心相,却皆同以意识心及末那心之相貌,作为阿赖耶识之心相。如是以虚妄心为「真实出世间心」已,更言:《《秘密主!一二三四五再数,凡百六十心,越世间三妄执,出世间心生。谓如是解:唯蕴、无我根境界、淹留修行。拔业烦恼株杌、无明种子,生十二因缘,离建立宗等。如是湛寂,一切外道所不能知;先佛宣说,离一切过。秘密主!彼出世间心,住蕴中,有如是慧随生。若于蕴等发起离着,当观察聚沫浮泡芭蕉阳焰幻等,而得解脱。谓蕴处界能执所执皆离法性。如是证寂然界,是名出世间心。》》(《大正藏》18卷第三页上中栏)

如是说心,即同现今印顺法师及达赖喇嘛之说心也。凡此皆是因于误解《般若经、楞严经》中之佛旨,而以「外于如来藏之缘起性空」来解说实相心,更谓此能住于湛寂境界中之觉知心为真相心、为出世间心。皆是以意识之清净而不缘诸法,作为出世间之真相识也。

若有人否认余所释此段经文之意,强谓《大日经》此段经文之意非是言觉知心者,且再观下举经文为证:《《尔时薄伽梵毗卢遮那佛,告执金刚手善听法之相:「法离于分别,及一切妄想;若净除妄想,心思起诸作,我成最正觉,究竟如虚空。凡愚所不知,邪妄执境界,时方相貌等,乐欲无明覆;度脱彼等故,随顺方便说。」》》(《大正藏》18卷第四页下栏)

如是以意识觉知心「净言说、除妄想」之后,而以离诸言说之明净意识起诸作为者,便谓为离分别性。复言:能常常如是住者,即是已成究竟佛道。《大日经》中之「密宗大毗卢遮那佛」,如是以意识心不起语言妄想,而名之为真心,堕于意识心之我见中。又观「觉知心外之一切法」皆空,名为「正觉之等持」,是故金刚手「菩萨」闻「佛」说法已,便作如是言:《《佛说一切空,正觉之等持;三昧证知心,非从异缘得。彼如是境界,一切如来定,故说为大空,圆满萨婆若。》》(《大正藏》18卷第九页上栏)

如是《大日经》中之「密宗大毗卢遮那佛」与金刚手菩萨,以一念不生之觉知心作为真实不坏心已,又别行建立「虚空」为一切法界之根源:《《尔时世尊复观诸大众会,为欲满足一切愿故,复说三世无量决定智圆满法句:虚空无垢无自性,能授种种诸巧智,由本自性常空故,缘起甚深难可见,于长恒时殊胜进,随念施与无上果。譬如一切趣宫室,虽依虚空无着行;此清净法亦如是,三有无余清净生。》》(《大正藏》18卷第17页下栏)

如是前后所言,自相矛盾;前文既以一念不生之觉知心作为真实常住之不坏法,则应众生身心等一切法皆是由此觉知心而出生,方名正说;今则又言虚空无垢无自性,能授种种诸巧智,却以虚空为一切法之根源也,如是则与自说违背抵触,所言前后矛盾;世间岂有如是之人而可名之为佛耶?并且尊之为法身报身之「大毗卢遮那佛」,得无诳人之嫌耶?由此可证密宗所崇奉之《大日经》,其实乃是未悟凡夫依于臆想之长期集体创作,假托为《华严经》中所说之 大毗卢遮那佛所说,绝非 佛说之真正经典,唯有尚无道种智之菩萨方为之所惑;若有道种智者,悉必有慧破之,一一解析于佛子之前。

《大日经》中之报身如来「大毗卢遮那佛」,如何言见谛耶?且观如下所举:《《…于诸法本寂,常无自性中,安住如须弥,是名为见谛;此空即实际,非虚妄言说,所见犹如佛,先佛如是见;逮得菩提心,悉地最无上。》》(《大正藏》18卷33页中栏)。如是偈中所说者,乃谓:以觉知心安住于「一切法空」之想中--观一切法皆无常变异,其性本空,而觉知心常住不坏,如此即是密宗之「见道」也。

《大日经》中之报身如来「大毗卢遮那佛」,又如是开示言:《《大仙正等觉,佛子众三昧,清净离于想;有想为世间,从业而获果,有成熟熟时;若得成悉地,自在转诸业。心无自性故,远离于因果,解脱于业生,生等同虚空。》》(《大正藏》18卷33页下栏)。

密宗之《大日经》处处以觉知心等六转识作为一切法之根本,以觉知心等六转识作为能生一切法之心;如是言已,却又言六转识等见闻觉知性及作主之末那心无真实不坏之自体性,而言「心无自性故,远离于因果」,谓由觉知等心之无自性故离因果,以此「无自性」而说解脱于业果,而说「后世之继续出生轮回为同于虚空」;如是,同一经中前后所言自相矛盾。

然而佛于《楞伽经》中,明言第八识阿赖耶心有七种「性自性」,由是七种「性自性」故能生五蕴七识等一切法;生诸法已,随于七识妄心轮转于三界之中,却于三界生死中示现无生无死、不受因果。所说乃以第八识心为诸法之本体,非如《大日经》之以觉知心为诸法之本体,亦非如《大日经》此处所言之心无自性故,远离于因果;觉知心等必受因果及苦乐报,与六尘万法相应故,唯有眠熟等五位暂断之时不受苦乐果报也。如是《大日经》所说之「佛法」,迥异三乘诸经 佛所说法,云何可言是真正佛法?云何可言是 佛所说?唯是密宗古时诸师,依于「我见、常见」之集体创作所成之邪说尔。

《大日经》中之「大日如来」,又以观想所成境界,而谓彼真言心为佛真法身,说彼真言心即是法身如来;如是而言已成就断证、及成佛等:《《尔时持金刚者,次复请问大日世尊诸漫荼罗真言之心,而说偈言:「云何为一切、真言实语心?云何而解了,说名阿阇梨?」尔时薄伽梵大毗卢遮那,慰喻金刚手:「善哉摩诃萨!」令彼心欢喜。复告如是言:「解秘中最秘,真言智大心,今为汝宣说,一心应谛听。所谓阿字者,一切真言心,从此遍流出,无量诸真言,一切戏论息,能生巧智慧。秘密主何等,一切真语心?佛两足尊说,阿字名种子,故一切如是,安住诸支分;如相应布已,依法皆遍授。由彼本初字,遍在增加字,众字以成音,支体由是生,故此遍一切,身生种种德。今说所分布,佛子一心听:以心而作心,余以布支分,一切如是作,即同于我体。安住瑜伽座,寻念诸如来;若于此教法,解斯广大智,正觉大功德,说为阿阇梨;是即为如来,亦即名为佛。」…》》(《大正藏》18卷第38页上中栏)

如是以「阿」字为一切真言之心,故说阿字能生一切法;然于前举同经「佛语」中,则说虚空是虚空无垢无自性,能授种种诸巧智,由本自性常空故,缘起甚深难可见,则应「虚空」方是真实心,虚空能授种种诸巧智故,彼「佛」说虚空「由本自性常空」故。如是,《大日经》前后所言自相矛盾,无有一贯性之脉络,非为前后同一法理,自说相违;复又不知不证一切法界实相之如来藏,显然未证般若慧,可知此经乃是集密宗各家上师长期所说而汇集成经者,绝非真 佛所说也。

如是《大日经》所言:「持其真言而修观想之法,分布诸种子字,若能观想完成,即是已成究竟佛、与佛无异。」此说非唯前后自相矛盾,亦复荒唐无稽;《大日经》有时以觉知心为万法之体故,有时以虚空为万法之体故,有时复以种子字之「阿」字为万法之体故。如是,不证一切法之本体识如来藏,而言依凭观想种子字便能成佛者,真乃虚妄之言也。

初地菩萨若独自编造或「创造」佛经者,已不可能犯之错误,而密宗「报身佛、法身佛」之「大毗卢遮那佛」竟犯此错!所说之法竟然如是漏洞百出、前后矛盾;又未能言及般若体之第八识心何在,乃至显说隐说俱皆不能为之,如是云何可言《大日经》中之「大日如来」为《华严经》中所说之法身佛 大日如来耶?无是理也。

宗喀巴误会般若而说之「修习般若中观成佛」邪见,一样荒唐,彼谓「于诸法无所思」即是成佛:《《…略释此义,谓世尊说。说何事者?谓修如来无思维智。为何故说?谓为成佛。何经说者?谓《般若》说:「若于有无、空非空等而修行者,是行诸相,非行般若波罗蜜多」,于此经文而起误解。若有所思即非能修甚深成佛之道,以有思者即是分别:分别或于所欲相转,或于非欲相转,发生贪与离贪之瞋,由此即能系缚生死。故由全不思维,能遣欲非欲相、随转分别,由遣此故即灭生死而得成佛。是故成佛之道,唯是全无所思,非余有分别定。此言如来智者,指成佛道(指显教因位成佛之道),非果位智(非是密宗果位成佛之智慧。西藏密宗认为果位成佛者必须证得乐空双运境界方是果位成佛故),以是能修如来智故、假立彼名。《大疏》于彼有破执与释难两段,初中又二。

先以理破;如《大疏》云:「若无思智能成佛者,一切有情何故犹未成佛?彼等于极重睡眠位,亦有无思智转,于诸欲事无有贪着,于非欲事亦无离贪」,此说:「若全无思维,唯止住修、能成佛者,则于重睡眠时有彼现起,彼复是从无始即有,故一切当皆已成佛。」总之:若无正见所抉择之无我可修,唯以不执诸边而住,谓即能成佛之无分别者,则重睡眠亦复相同。若就不执一切边义,重睡眠中亦容具有;若约安住正见,彼中则无。此是不执诸边,与远离边二义不同;以此关要,彼有所说过转。》》(21-568)

宗喀巴之意为:《《觉知心住于无思维、无分别之状态中,即是已成佛道。》》虽然有人质疑:「若如是可言成佛者,则睡眠位中亦复无思、无分别,亦应有无分别智,则应一切人于睡眠时皆是已成佛道。」宗喀巴则辩云:「睡眠位中之有情,由于觉知性不现前故,未具『一切法皆缘起性空』之『正见』,故于睡眠位中虽『有』无分别智,然因睡眠位中未具缘起性空之正见,故不能谓为已成佛道。」

密宗行者于清醒位中,只要能一念不生,不于「欲与非欲」等法生贪厌分别,而同时有「诸法缘起性空」之「正见」,即是证得「无分别智」者,则是「已成佛道」者。换言之,宗喀巴等人所受持之应成派中观见者认为:若于清醒位中,保持一念不生、不起分别,并能不执着诸边,而心中同时具有「诸法缘起性空」之见解者,即是「成佛」之人;而非如睡眠者之远离诸边而成佛道,睡眠之人于熟眠位中缺乏「诸法缘起性空」之「正见」故,心已眠熟昏寐而不能起此「正见」故。

此即密宗最高修证宗派之应成派中观师之「明空大手印即身成佛之道」。若如是而可言为成佛者,我正觉同修会诸人但只二年半结业期满,皆是已成佛道之人也--不必再参禅而证悟第八识如来藏。所以者何?谓我会中一切同学,于一年半载之中便能修成一念不生之功夫,乃至较一念不生更难之净念相继功夫亦能成就,往往二年半结业时亦能双运于四威仪中,岂只一念不生而已?

我会诸师又于禅净双修课程中,一一缕析十八界法,非唯针对意识之粗心细心而细说其虚妄、其缘起性空,乃至宗喀巴所不能证得之意根第七识,亦详细解说之,令诸同学现证而观察之;如是现观之后,对于五蕴空相之了知、对于诸法缘起性空之现观,远远深细于宗喀巴之所知也。此谓宗喀巴尚不能证得第七识心,故否定第七识心,则于意根全无所知;复又不知意识觉知心之缘起性空而执意识为常住不灭法,则彼所知之「五蕴缘起性空」之正见必极粗浅,复又不具足知「五蕴缘起性空」;则其所谓之「不执诸边」及「缘起性空」正理,必定不能如实而知,必定执着意识觉知心为常住不坏之法,必定不能触及第七识而体验其虚妄,不能具足了知十八界法之虚妄,远不如我会同修等人之透彻也。如是,依宗喀巴之言,应我会诸同修于二年半学业期满已,所证之「缘起性空正见」必定远远深细于宗喀巴也,依宗喀巴之言则必定悉已成佛矣!然余终不说诸人已成佛道,乃至不说此等诸人已入第七住菩萨位中;要因亲证第八识如来藏已,方印证彼等已入第七住菩萨位中。

若依宗喀巴此段文意,则宗喀巴所言之不执诸边境界,必较我会中诸同修为浅;其所知之缘起性空正理,亦较我会中诸同修浅薄极多也;如是而言宗喀巴为至尊者,则应我会中诸同修于二年半结业后,未悟证第八识如来藏之前,悉可称为「至尊之至尊」,缘起性空之正见远深细于宗喀巴故。请问西密诸师:有是成佛之理乎?

当知成佛之道非以觉知心之不起分别、及具有缘起性空观而能成就,乃是以能分别之觉知心,觅取同时并行运作之无分别心--第八识如来藏;并就此第八识之一切种子加以证验了知,获得一切种智,并具足证得一切种智、无有遗余,方能成佛。密宗诸师于显教诸经中之佛意,一知半解,便谓已知,能成佛道;却说意识心若具缘起性空正见而保持一念不生,住于如是心境中而不执诸边,便能「成佛」,其实仍旧未离常见外道知见,乃是具足凡夫也。以如是具足凡夫之见解,完全不知解脱道与佛菩提道,却来贬抑能令人修证解脱道及佛菩提道之显教所修法门粗浅,自言凡夫外道见之密宗邪法能令人即身成佛,荒唐已极。

宗喀巴以如是常见外道之知见,而谤大乘法为「非真无我法」,谓大乘法仍有法我见;其实自身犹未能断「常见外道所堕之人我见」,以意识心不执一切法、不执诸边,不起思维心行而谓为成佛之心,堕于意识之中,而非依 佛所言之断「意识心我常住不坏」之我见故。又以明光为真常之法(详前所举),堕于意识中故。如是自堕常见外道知见之中,而言能破「内道两部所计之法我,而决择无我义」(21-606~607,详见第七章第四节所举述,此处不赘),真是大言不惭之人也。如是无惭无愧之人,西藏密宗黄教师徒云何可以封之为「至尊」耶?

宗喀巴自称未堕断灭空,自言其法异于断灭空,然非如 佛所言之因为证得第八识心而不堕断灭空,乃以修得「空色无别」之天身观想境界,以为所观想成功之「天色身」形像必将常而不坏,然后以彼观想境之「天身」作为常而不坏之「法身」,复将了知一切法空之觉知心及此「天身」合为一法,作为一切法之所依而连贯三世,乃自称不堕断灭空之中:《《…谓以定解空性之慧,与彼所现空色,修习身心无别,乃能成为智身。其微尘集合之身,不能成为智身故。如是破空,非破一切空性,是故不善观察,执为一切无事之断空也。…如是若不以修不修决择无我之见而为判别,则亦不能破除敌宗为修深义。总之,若于我执未少除去,许为现证无我义者,是诸智者耻笑之处;故于异生,无我非现。若不许由总相定解无我,则所修道如何能害我执?》》(21-572)

然而觉知心乃易起易断之法,佛于三乘诸经中已处处破斥,说之为常见外道所说之常不坏我。而宗喀巴所建立为常存不坏之「天身」,则是依于易起易断之意识觉知心所观想而成之虚妄法;既是由本已虚妄之意识觉知心所观想而成,复是观想所成之虚妄境,尚非真正之「天身」成就,云何可以建立为真正之天身?

纵使真实修得禅定,复入等持位中修诸神通,而令真正之天身成就,亦仍是因缘所生法,尚不可称之为常,何况可以建立为常住不坏之法?真正之天身尚不可建立为常住不坏之法,何况密宗观想所成之「天身」,更是观想所成之虚妄因缘法,更非常住不坏之法,则非本有之法,焉可强行建立为常住不坏之法?

而觉知心及所观境之「天身」,于眠熟等五位中必灭,此乃宗喀巴自身亦可亲自证实之事实,焉可强辞夺理、狡辩为常住不坏法?焉可建立为一切法界之本源?颠倒至此。乃竟亦有「学佛」之大陆上平居士,于网站上公开执着离念灵知之觉知心我为常住不坏之真如心--主张离念之意识心常恒不坏;不可理喻至此地步,真可谓末法之时之人也。

宗喀巴等黄教师徒复又误认光明为实际:《《(幻身)收入光明之理,如五次第论云:「从头乃至足,直至于心间,行者入实际,说名为整持。先摄动非动,令入于(明点之)光明;后自身亦尔,是随坏次第。犹如镜上气,一切尽消灭;如是瑜伽师,数数入实际。」》》(21-555)

宗喀巴又云:《《俱生修法云:「彼作意广大,有为戏论流,如是常修者,当随念光明;杂色莲及日,作怖与时相,爱母主空宝,五如来以下,身及最胜支,月点那达等,令此渐隐没。如镜上吹气,一切皆消灭,如是瑜伽师,数数入实际。」此如《集密五次第论》所说,谓以随坏次第广大天身入光明中。》》(21-579)

宗喀巴之《密宗道次第》理论主旨,前后自相矛盾:有时以觉知心之空无形质作为空性,有时以观想所成之天身加上能观想之觉知心作为空性实际,有时则以观想时之光明作为空性,说此光明即是实际。

佛于四阿含诸经中说「名色缘识」之识即是无余涅盘之实际,又名本际、如、真如、我、如来藏;于般若诸经中说实际即是「非心心、无心相心、不念心、无住心」,于第三法轮唯识诸经中说实际即是阿赖耶识、庵摩罗识、异熟识、无垢识、如来藏、真如、流转真如、实相真如、唯识真如、安立真如、邪行真如、正行真如、清净真如、…等名,皆是第八识体。于六无为法中,亦依第八识之所处不同解脱境界,而施设种种无为:所谓虚空无为、不动无为、择灭无为、非择灭无为、想受灭无为、真如无为,莫非依第八识之所处不同解脱境界而施设之,不能离于第八识体而有「无为」法,亦不能离于第八识体而有十方法界众生,更不能离于第八识体而有其余诸法。

今者宗喀巴竟以第八识所生之觉知心,转作观想光明之境,而将意识观想后(由第八识)所生之光明作为实际,令人将所观成之天身再融入所观成之光明中,如是谓为「入于实际」。犹如有人以自手五指合而成拳,然后将指松开,令拳消失,谓拳之消失即是空性;如是密宗应成派诸中观师堕此邪见妄想中,而自言其法为一切佛教中最胜妙之法,荒谬已极,而密宗学人普皆不辨,一味迷之信之,随彼邪师入于邪见之中;吾欲救之出于邪见深坑,彼等反来骂詈,百般诬蔑余法,乃至作种种人身攻击恶行,良可浩叹。

古时西藏密宗之黄教,复以自己之邪见而谤觉囊巴为谤法者,而后指示萨迦派与达布派,以打杀之手段将觉囊巴信徒加以杀害及驱离西藏,然后做出种种曲解觉囊巴教义之行为,将觉囊巴之他空见加以曲解论述,改写改刻其伎藏书版,复以政治手段强迫未随多罗那他法王出亡之觉囊巴信徒及寺院改宗黄教;如此完全消灭觉囊巴,致令藏人修学了义法之机会完全丧失,复又堕入西藏密宗四大派之邪见中,迄至于今。

宗喀巴等密宗古今师徒、之所以误入歧途而不能自知者,皆由迷信《大日经》所说邪知邪见所致。而《大日经》所说之空性,则以「外于如来藏之诸法缘起性空」作为般若诸经所说之空性,迥异 佛于般若诸经所说之空性--非心心、不念心、无心相心--第八识如来藏。更异 佛于第三法轮之唯识诸经所说之第八识「真相识」阿赖耶识。

而密宗所主张之常住不坏法,却前后有异,而且众说纷纭,令密宗学人茫无头绪;更荒唐者,乃是将 佛所说依他起性之缘起法「觉知心意识」,认作常住不坏之真实心,公然主张觉知心意识常住不坏,公然违背 佛于四阿含诸经广破常见外道之意旨。如是邪谬之外道邪见法,竟然可以取来高推为更胜于显教之修行法门,而处处喧宾夺主、贬抑显教;显教今时诸大道场之出家大师等,竟也视而不见、置若罔闻,复又竞相夤缘其法、用来高抬身价;乃至印顺法师竟然自己去承接密宗内最为荒谬、而且公然违背 释迦佛意旨之应成派中观邪见,并以一生时间多造应成派中观之邪论,编为《妙云集、华雨集、如来藏之研究、空之探究、性空学探源…》等而广弘之,破坏正法,真乃末法无智之魔比丘也。

缘于如是颠倒之现象存在已久,昔年恨不能扭转、恨不能挽救「密宗出于邪见而造成之破法重罪」,被黄教达赖五世指使萨迦与达布消灭;今复见彼密宗邪见之泛滥于台湾宝地,乃至已渐向全世界推广其邪见,令人不能不正视之,是故今日将密宗之邪见一一举示而辨正之,公布于世人眼前,以求一劳永逸,令后世学佛法者,从此得以远离密宗邪见之纠缠,安心向道;亦令佛教从此可以远离密宗邪见之纠缠,从此清浊分流,互不相干,则今时后世之一切佛教学人进修向道时,便可免受密宗邪见之误导与干扰也。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