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喇嘛教修外道双身法、堕识阴境界,非佛教

弘揚如来藏他空見的觉囊派才是真正藏传佛教

 
 
 

日志

 
 

密宗妄认觉知心等为法身  

2015-11-02 11:38: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密宗中人每妄认觉知心等为法身,不断我见而自谓能断情执;此事非唯古时密宗诸师,今时密宗诸师亦复如是。如陈淳隆、丁光文二人在网站上云:《《…外在的宇宙万有及内在的身心【了知心、我见、妄想】全都是法身,顺其自然而流行,无住生心,当下整个都是的,没有二话说;甚至连个「是」字亦不可得,同时即此又离此也。云何离此?其实见山仍是山,见水仍是水,只是缺个情执而已。》》(226-6)

此乃完全不懂佛法之附佛法外道也。一般而言,真正用心学习佛法者,在初学佛之起始二年内,即已了解五阴十八界法之虚妄,今由所举此段文字中,可见陈淳隆二人显然尚未学过基本佛法,故而堕于世俗民间之认知之中。

世俗人每认【了知心、我见、妄想】即是永恒不灭之我--祂从前世转生而来,将来可以往生去至后世。然而佛于第一时法轮所说之四阿含诸经中,早已说之为五阴十八界法,说「五阴十八界法虚妄无常,皆是缘生缘灭之法,不可爱乐」;复又为诸弟子反复宣说:「若人能断我见,即成声闻初果,三缚结断,预入圣流;若人修断五阴十八界之自我执着,而于舍寿时自我灭除,则不受生,则不复有来世五阴十八界现行,是名无余涅盘,出三界生死苦。」

陈淳隆二人所说之【了知心、我见、妄想】,乃是五阴十八界所摄,皆是欲证解脱果之声闻行者首当断除者;今者陈淳隆、丁光文二人,尚不能稍知小乘解脱道之正理,阅余《邪见与佛法》书中所说正理已,竟不肯虚心检讨法义之正讹,仍于网站上误导众生,狡辩《《【了知心、我见、妄想】全都是法身》》,不免来世之重报,佛说「将外道法入佛法中者,必堕地狱」故,语见《佛藏经》中,现在可稽;余今先告之,莫于舍寿时谤余未先明言。

复次,大乘之法,亦不说《《【了知心、我见、妄想】全都是法身》》,反而处处破斥了知心之虚妄,处处说我见是外道见,处处令人断除妄想;此即是「虚妄唯识门」之所说者。如《楞伽经》中,佛以半数之篇幅破斥【了知心、我见】等种种「妄想」;如《般若经》之各部经中,处处破斥了知心,说为我见我执所摄,说为十八界所摄,应断除之;又说了知心是诸常见外道所堕之法,三乘学人皆应远离而断除之。乃至如佛初降人间,甫行七步,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而言曰:「奇哉!一切众生皆有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着故不能证得。」甫生人间便先破众生妄想,成佛后之四十九年间,复不断破斥众生之妄想,说众生之轮回生死者,皆由妄想所致,云何陈淳隆、丁光文二人,可以将此外道邪见妄想说之为佛法?用来误导众生?

复次,菩萨为求成佛而广利众生,是故不断除来世之了知心(意识)及思量心(末那),世世随佛修学、自度度他,三大无数劫后乃能成佛。然诸菩萨悉皆先断我见及一切不如理作意--确认【了知心、我见、妄想】全都是虚妄法,乃至断除我执--于【了知心、我见、妄想】无有一丝执着,成就解脱果,而后发起受生愿--不取无余涅盘而再受生人间,自度度他,长劫勤苦而后成佛。于自度度他之一切身行口行中,皆必令诸学人断除我见我执,我见我执是众生轮回之根源故,乃是解脱道必须修断之法,岂如陈淳隆、丁光文二人之公开于网站上令人不须断除我见我执及妄想?可知彼二人完全不懂佛法也。复次,经中所说之妄想者,谓「不如理作意」之邪思,非谓语言文字之作想也,一切学人应须知此。

诸佛菩萨由对蕴处界空相之如理作意,及对法界实相之如理作意,而断除我见我执,实证解脱后,欲令众生亦如自身亦证解脱果--确认【了知心、我见、妄想】全都是虚妄法,故出世宣说断除我见我执之道,名为解脱道;众生若证解脱道已,再令回心大乘而证佛菩提道,故为众生再说般若之总相、别相,即是般若诸经所说如来藏之「中道性」诸法也;众生已证般若之总相别相后,复为之宣演般若之究竟义,即是第三转法轮之唯识诸经所说一切种智--唯识增上慧学;于唯识学中再为诸菩萨敷演成佛之十地道,佛法于焉具足;然后以《法华经》之开示悟入四法,及多宝如来示现而证成之;入灭之前复以《大般涅盘经》之眼见佛性,而圆满完成佛陀一生之弘法历程,入于大般涅盘--不生不灭之报身佛、法身佛不可思议境界。

如是,十方三世一切佛,皆教人以断除我见为先,然后进求佛菩提智。十方三世菩萨亦如是教令众生先断我见,而后进求佛菩提智,绝无教人《确认【了知心、我见、妄想】是法身者》。此谓我见不断者,非唯不能证入二乘解脱道,亦复永与佛菩提道绝缘,是故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度化众生,皆以教令众生断除我见为先,无有令人不断我见者。

复次,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于教授下地菩萨修学种智时,固然开示七转识实亦自心如来藏之局部自性,实因欲令诸菩萨不取无余涅盘、而发受生愿,尽未来际利益有情;然必宣示六七识【了知心、我见、妄想】等虚妄之理,令诸学人证知,而后能转依如来藏之体性,无有不须断除了知心之我见者,无有不须断除不如理作意之妄想者。浅易之解脱道如是,深如唯识种智之修学,中如般若总相智别相智之修学,浅如二乘解脱道之修学,皆必须从断除我见入手,此乃佛教界修学三乘佛法之一切学人共识。一切不能实证二乘解脱道,及一切不能实证大乘般若慧者,皆因不断我见所致--执觉知心、了知心为常不坏法,正堕我见之中,名为凡夫我见妄想。

欲证法身--自心如来藏者,必须先断我见(必须先断了知心常而不坏之邪见),断除我见之后,方能以了知自己虚妄之了知心、另觅常住不坏之真实心如来藏--第八识阿赖耶识;若认了知心为真实常住之法身,则必不能复起别觅第八识真心之念,则永无可能证得第八识如来藏,永为凡夫我见妄想之了知心所障,永绝于三乘佛法之外。若人欲效陈淳隆、丁光文二人之邪见,不断我见而求佛道所证之法身者,名为完全不知佛法者,名为心外求法之外道,外于自心如来藏而向生灭变易之了知心中求佛法故。

不证第八识法身,而主张《《身心【了知心、我见、妄想】全都是法身,顺其自然而流行》》,则是世俗人及外道流转生死之行,顺着【了知心、我见、妄想】而流行故,如是即是凡夫流转生死之法故。我见不断者,永无可能「无住生心」,必定顺着【了知心、我见、妄想】而流行故,必定顺着世间六尘法而流转生死故,永远不知真正之法身故,永远不知涅盘正义故,永远不知般若正义故,【了知心、我见、妄想】自无量劫以来一向都不能无住生心故,永远不能如第八识真心之「与六尘法或定境法尘等有为法相俱、复于其中远离而生其心」故,【了知心、我见、妄想】一向皆是住于六尘法或定境法尘等有为法中而生其心故。

我见不断,则必不能进断我执;我执不断,则必不能断情执;情执依我执而生故,我执依我见而生故。是故一切修习佛法而求实证者,皆必先断我见,无有不断我见而能实证佛法者。今以陈淳隆等密宗外道之邪见为例,作如是辨正,令诸佛子易于了知佛道之修证,亦令彼二外道自知其言之谬,庶有修正邪见、返归正法之机会,亦是法施之义也。

密宗诸人妄以为无念及有念之觉知心即是如来藏,妄以为如来藏有觉知,此等密宗上师悉堕意识之中;此乃因彼等不能证得如来藏,所以狡辩意识心为如来藏,强辩如来藏有觉有知。如陈淳隆、丁光文二人所云:《《…所以有些人把入定无知觉误解成:「如来藏不自觉﹃自证涅盘﹄、如来藏没有见闻觉知」,以此攻击「见闻觉知」是常见外道;这纯粹是倒经解义,一盲引众盲,相率入火坑,把佛经中之「无、非、不…」,误解成「绝对无」,这些人把禅宗祖师所开示之「知之一字众祸之门」误解成如来藏没有见闻觉知;其实佛性、清净如来藏无所不包、具足「外在的宇宙万有及内在的身、心【了知心、我见、妄想】全都是法身,顺其自然而流行,无住生心,当下整个都是的,没有二话说,…」》》(226-7)

陈淳隆、丁光文二人于网站上作如是言者,名为先栽赃而后诬责于人。谓余一向否定密宗所说之无念灵知心、离念灵知心,亦于诸书中一向否定错悟大师将入定无知觉之境界认为证悟(详见拙著《生命实相之辨正、护法集、…》等书)。余引导诸同修所证悟者,乃是于见闻觉知分明现前之当下、觅得离见闻觉知之如来藏--现前照见「见闻觉知之意识与离见闻觉知之如来藏并行运作」,而非将入定无知觉之境界认为证悟。如是,陈淳隆、丁光文二人未曾阅读余诸著作,误解余意而作妄责,名为先栽赃而后诬责之人,乃是不负责任之人也。

又:如来藏虽离见闻觉知,然非陈淳隆、丁光文二人所说之「绝对无」;余所引导而悟之众同修等所证之如来藏,皆是离见闻觉知而随缘应物,皆是有其性用--并且是极重要之性用--此非陈淳隆、丁光文二人作梦之所能知也。如来藏虽离见闻觉知,而有其重要性用,一切人不能一时无之,潜意识中亦深恐此心之性用丧失,此唯我诸证悟之同修方能知之;陈淳隆、丁光文二人不能知此,故执《《【了知心、我见、妄想】全都是法身》》,故不肯承认【了知心、我见、妄想】存在之当下同时有一离见闻觉知之如来藏并行运作,如是二人即是禅宗祖师所说之『日用而不知』者。如是不知余等所证之如来藏,妄诬余为将入定无知觉之境界认为证悟;如是错认【了知心、我见、妄想】之意识为第八识法身,正堕佛所破斥之常见外道见中,反来诬责于余,名为「做贼喊抓贼者」,真乃善于颠倒是非之人也。

今者彼等二人于网站上自曝其短,公开承认所「悟」之真心法身为【了知心、我见、妄想】,公开承认尚未证得「与觉知心同时并行运作之如来藏」,而认【了知心、我见、妄想】之意识为真心法身,自曝其短,无智若此,焉得名为学佛之人耶?学佛之人悉知【了知心、我见、妄想】乃是意识故。

若【了知心、我见、妄想】是真心法身、非是意识,则应众生未悟之前已证得法身了,不须再辛苦学佛求悟也。若觉知心非是意识,而是如来藏,则应众生无意识,唯有如来藏,如来藏有觉知故,不须再有意识来觉知诸法故。然而诸经中皆说如来藏离见闻觉知,终不说如来藏有三界中六尘之觉知也。

若意识有三界中六尘之觉知,而如来藏亦有如是觉知,则一切人间有情悉应有二觉知心同时出现运作,则应有二觉知心同时思维诸法,则一切有情皆可同时听闻二师说法、同时领受二师所说之法;亦应可于闻之当下同时思维彼二师之法正讹;然而现见一切人间有情皆非如是有二觉知心同时现行运作,一切人间有情皆唯有一意识(一觉知心)故。是故陈淳隆、丁光文二人主张如来藏有觉知者,进退失据,名为妄说也。

复次,如来藏离见闻觉知,散见于三乘诸经中,佛已反复开示此理,所说言语极多,不胜枚举,非未曾说;诸菩萨亦复如是多所宣说,非未曾说,最著名者厥为《维摩诘经》;唯识诸经亦如是反复宣说如来藏离见闻觉知之理。非唯佛作是说,诸菩萨亦皆异口同声而作是说;如弥勒菩萨之《瑜伽师地论》,如无着菩萨之《显扬圣教论、摄大乘论》,如世亲菩萨之《唯识三十颂》,如玄奘菩萨之《成唯识论》,如窥基菩萨之《唯识述记》……等,不胜枚举;余今亦作是说,初无二意。

陈淳隆、丁光文二人一心学密修密,悉依密续所说错误知见而行,不肯阅读显教经论,又不肯学禅、参究自己之第八识如来藏何在?又不肯阅读显教诸菩萨所造诸论,妄谓佛未曾说,妄谓诸菩萨未曾说,反责余误解经意,愚痴至此,竟然自以为「有力有智」、出而为密宗之常见外道见辩护,未之有也。如是,诸多密宗大师、法王、活佛,皆不敢出面辩护,而彼二人尚不能知意识心为何物者,竟敢出面为密宗之常见外道见辩护,真乃无知之人也。如是愚痴人,非唯现今有之,佛世已多,是故经中常见有诸外道…等,为佛所责--说为「愚痴人」。密宗内诸有智者,不当如是自曝其短也。

禅宗祖师非唯开示「知之一字众祸之门」,亦开示「知之一字解脱之门」,乃至明言:「须是不离见闻觉知,即有离见闻觉知底,不是长连床上闭目瞌眼唤作离见闻觉知。」此谓须以见闻觉知心之能觉知与能观察之体性,寻觅另一同时存在之离见闻觉知心--见闻觉知之第六识心与离见闻觉知之第八识心并存不悖--如是参禅者方是禅宗之正知正见,如是证得与第六识觉知心并存之离见闻觉知第八识心,方是佛法中真正之证悟也。

今者陈淳隆、丁光文二人,尚不知禅宗祖师之浅显开示,而妄认真悟祖师所共破之意识觉知心为如来藏,而妄说如来藏有见闻觉知,既不知经教,复无亲证如来藏之见地,其知见敷浅至此,何可出世而弘「佛法」耶?何可出头而为密宗辩解耶?密宗岂真无能人耶?要汝等知见粗浅至此者出面辩护耶?令人不解如是。

彼等二人又承认须断烦恼所知障,则与自语互相矛盾也:《《…其实「成佛是永恒断除烦恼障、所知障」的,这也就「如来藏、佛性」常性永驻思想会诞生之所在。也使广大佛教徒修行才会觉得有意义,不然连成佛也会无常,大家岂非白忙一场?》》(226-5)

彼二人实无资格说此语也,此谓佛说断烦恼障者,乃是声闻法之见道,通于大乘,故菩萨亦求断烦恼障。然彼二人完全不知断除烦恼障之意涵,当知断烦恼障之见道,即是确认【了知心、我见、妄想】是虚妄法,确认【了知心】即是意识心--即是常见外道所执着之「常不坏我」;如是佛语开示,散见于三乘经典,处处可稽,尤以四阿含之千余部经中最多,陈淳隆、丁光文二人竟然丝毫未知,显见彼二人之严重欠缺佛法知见。

彼二人既说应断除所知障,然而断除所知障者,其见道即是亲证第八识如来藏;「亲证」一语,谓所证之如来藏必须完全符合般若诸经所说,亦必须完全符合第三转法轮之唯识诸经所说,亦必须完全符合诸菩萨之论意,亦必须完全符合初转法轮之阿含诸经所说;然而陈淳隆、丁光文二人所说之【了知心、我见、妄想】,正是诸经诸论所说之意识,却来网站上公开蒙骗初机学佛者及密宗行者,妄说了知心意识为真如法身,则真如法身却成生灭虚妄之法,焉得名为佛法耶?如是违教复又悖理之人,完全不知不证如来藏,却来强词夺理,狡辩意识心为真如法身;完全不知断所知障以证得第八识如来藏为入门之首要,非是智者也。

除彼陈淳隆、丁光文二人以外,密宗大师复观想所成之双身法中之明妃、及受乐之意识觉知心,作为众生平等之法,而非以第八识作为众生平等之法,譬如宗喀巴云:《《…故若不修堪为定量之曼陀罗修法,则难具足生起次第修上悉地之扼要也。召入智慧萨埵(智慧萨埵谓双身法观想中所想出之明妃,或已曾实际合修双身法而已证得乐空双运之明妃),如摄真实经说:「三昧耶尊之眼等与智慧尊之眼等,下至极微、皆应合杂无异。故当坚固胜解平等一味。」教授穗说:「如是胜解与如来一切同体者,是为信解其平等性。有时胜解与一切众生同体者,是为通达自性清净真如相同。故于自心相续出生之智慧萨埵(自己观想所出现之双身法中之明妃)应信解为一体,于他身之智尊应起平等性之信解。」》》(21-522、523)

如此一段宗喀巴之开示中,已明显举示宗喀巴之「证量」也。此段言语中,宗喀巴认为:「自己所观想出来之双身交合本尊佛父佛母,其实即是能观想之自己觉知心,所观之双身像与能观之觉知心、二者无二无别。」宗喀巴并教人应如是思维:「一切有情所观想而出之智慧萨埵(他人观想所出现之双身法中之本尊与明妃)其实与自己所观想出之本尊与明妃无二无别,所以对他人观得之本尊与明妃及自己观得之本尊与明妃,应信解为一体,于他身之智尊(本尊及智慧萨埵明妃)应起平等性之信解。」由如此信解为一体故,由此而生平等性智。

真正佛法中则以亲证第八识如来藏,因而现前观见一切有情同具如是平等一味之如来藏而无差别,故生平等性智。今者宗喀巴不能证得第八识如来藏,便以自他观想所成之本尊明妃影像无二无别、而谓为一切有情平等,迥异佛法中之证得第八识所生平等性智,焉可谓为佛法?

如是密宗祖师,古今同声一气,皆作如是言语而误导众生同入邪见之中。便似狡诈之人,以鹿向诸未曾见马者指言:「此即是马。一切人所骑之马,与我如今欲售与汝之马无二无别。」如是将鹿作马,未曾见马之人便信以为真;后来有人指示真正之马与彼买鹿者,彼买鹿者反不信之,怒斥好意指示真马之人为「破坏他人名誉」者、为「说人是非者」。如是「心迷不悟,颠倒是非,将善人心意当作驴肝肺」而排斥善人之愚痴人,比比皆是,难以救度,故说此时为末法之季也。

复次,密宗之修行知见,认为如来藏乃是修来者,故必须打坐--求一念不生时之觉知心--以证「如来藏」,故须有气力能耐久坐。而密宗所修之「佛法」则以双身法之乐空不二为其主修,修时仍以坐姿交合为主,是故必须趁年轻有气力时努力「修行」,年老之时气力衰退、性能力不足,则不能「打坐」修之;唯能依赖观想之法,则证量必逊于年轻人之与明妃实修双身法,故主张应趁年轻时努力修行:

《《又尔等须知贪心亦有好坏之别,不能一概抹杀。譬如贪爱女色、贪得钱财,固不好也;但贪得佛法、贪爱众生,便是好贪心矣。……(原注:修法要乘年轻,因人在二十五岁与四十岁之间身体强健,修法最宜。年老之人体力衰弱,不耐久坐;而成佛又端赖坐功,今不能久坐,如何成就?)…》》(62-47)

故知密宗之修行法门,唯有年少者易成佛也,年老之人欲求「成佛」,则是妄想。显教中之大乘佛法则不如是,与气力无关,但依个人之慧力及福德因缘而证入;是故我会中之悟入般若者,或有年老体弱者,或有正值盛年、气力极盛者,皆得触证如来藏,与气力年纪无关,如是始是真正平等之佛法也。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