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喇嘛教修外道双身法、堕识阴境界,非佛教

弘揚如来藏他空見的觉囊派才是真正藏传佛教

 
 
 

日志

 
 

密宗诸师错以意识境界为如来藏  

2015-11-03 10:33: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密宗诸师非唯否定阿赖耶识为纯妄之识,亦有将阿赖耶认作意识者。又有否定第八识而建立离念灵知心为如来藏者,不知不证如来藏即是第八识阿赖耶,空言如来藏(其实所说乃是意识心观想所成之境界)与身心非一非异之理:

《《当知在此如来藏中,不唯有如来藏心,亦有如来藏身;作者(谓《甚深内义》之作者让蒋多杰)虽曾提及金刚身,而仍未将五大色法之属物者与心对举说明。按如来藏心,并非专指此心理之心、或八识心王之心;实则为如来哲理之心,无所不包,物质五大亦包括在内。如来藏中不仅有心,亦且有物;不仅有物,亦且有心。既不用以心化物,亦不用以物化心。真如妙体,在根本三摩地毫无分别,圆明安住,根本无「心物二元」之相,而有心物互融之本体。在因位言正见哲理,则属六大瑜伽、心物不二,在道位所修心气无二,即根据此理;在果位证到身心无死,是为生死不二之无住涅盘,即此凡夫肉身而成佛;无复旧蕴肉身,唯是升华到虹光聚散自在,显隐在缘。此书(谓《甚深内义》)言本体之理,既不及六大瑜伽或七大缘起,其后各章分言气脉明点,亦少提及心物、心身不二之理。》》(34-87)

然而《甚深内义》如是评论,实无正义可言,亦非佛法内义,纯是依于外道见而起之妄想。此谓身心不二、心物不二之理,乃是 佛于一切种智中所说之「大种性自性」,此性唯第八识阿赖耶有之。密宗既认定第八识阿赖耶为纯妄之识,认应灭除之,则此能证实「身心不二、心物不二」正理之「大种性自性」亦随之断灭;断灭此性已,尚有「身心不二、心物不二」之理可言耶?如是,密宗诸师皆外于第八识如来藏,别立想象之如来藏,复外于如来藏之种种自性种子,而言如来藏之「有色」,如是外于真实心而言真实心之种种法性,悉皆言不及义,唯是戏论尔。

唯有承认有第八识、承认第八识阿赖耶即是如来藏者,并亲参禅而实证此识已,方能亲自体验证实如来藏之「大种性自性」;如是实际体验如来藏阿赖耶识之「大种性自性」者,方能真知「身心不二、心物不二」之理;否定第八识如来藏者,绝无可能了知「身心不二、心物不二」之理,此理依第八识阿赖耶自性而有而在故。如是,密宗诸师皆以离念灵知之意识心作为如来藏、作为佛地真如心,或以明点为如来藏,焉有可能了知「身心不二、心物不二」之理?而以离念灵知之意识心来解释「身心不二、心物不二」之理,则诸解说皆成戏论,所言悉皆不及第一义谛故。

复次,第八识--因地真如--绝非唯有在根本三摩地毫无分别,而是遍一切时皆毫无分别,非唯密宗诸师所说之在根本三摩地毫无分别。密宗行者皆以意识心处于一念不生、不随六尘而转之离念灵知境界,作为根本三摩地,完全误会 佛说根本无分智之真义。 佛所说之根本无分别智,乃是证得「与离念灵知心同时并存、同时并行运作」之第八识阿赖耶,确认第八识阿赖耶于六尘中、从本以来皆无分别,说如是人已证得根本无分别智,是名根本定,大乘菩萨种性从此确定不移故,心得定于大乘而不移易故。

密宗却以意识之住于一念不生境界,作为证得根本定,迥异显教之以第八识之证得作为根本定,所言大谬;何以故?谓意识觉知心住于一念不生之境中,仍是分别,非无分别性故。譬如觉知心长住于一念不生之境,忽有师长叫唤自己,随即了知是师长叫唤,了知非是他人叫唤;亦了知非是叫唤他人,而是叫唤自己;此中之「了知」悉无语言文字妄想,而仍能了知,岂是「无分别」性?当其有「知」时已是分别也,焉得强谓为无分别?不应正理。

如来藏则与此了知不同,如来藏于六尘从来不加了知,自无始劫来一向离六尘中之见闻觉知故,乃是从来即不分别者,非是修之而后不分别者,如是证得如来藏之无分别性者,仍不妨有觉知心之能继续分别、而非如白痴一般之住在定中不起分别;如是证得如来藏之本来无分别性者,方是证得根本无分别定。

今者密宗古今上师「法王」,悉以意识觉知心之本来分别性,强行压抑而不令其分别;于其静坐中、自认为无分别时,其实仍是分别:非唯了知师长正唤自己,亦了知坐中自己「不起六尘分别」,此一「了知」即是分别也,此一了知亦非对六尘真正不分别也(仍知六尘变化故,仍了知六尘故)。如是密宗古今诸师,完全错会佛法无分别根本定之正理,所说「在根本三摩地毫无分别」之理,与 佛所说迥异,南辕北辙、无有交集,与真正之佛法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绝非佛法也。

密宗古今诸师堕于意识境界,错悟之后,坚执离念灵知心之意识为佛地真如,以如是错误知见,却转身诬蔑唯识宗真实证悟者为执着意识者:《《唯识正见:此是唯识宗所持者,他们排斥小乘行者及非佛教徒。唯识宗行者排斥心法及色相(原注:小乘行者所持)之实有,他们宣称意识为真。然而,他们执着最终意识(原注:第八识或藏识)。即使这最终之识也必须舍弃,并视为空性。》》(38-456)

如是说法,如同做贼者大喊抓贼--自正是贼,却来诬指屋主是贼。密宗诸师所认定之佛地真如、如来藏,皆是意识心,而辩称为佛地真如、如来藏;自己堕于意识之中,未断我见,却来诬蔑「破斥意识之唯识宗」执着意识为真。

法相唯识宗之一切师徒,一向宣说意识心是缘起法,说意识有四种俱有依--阿赖耶识、末那识、法尘、未坏之五色根--此四者若缺其一,意识即告断灭,不能于人间现起,故以「依他起性」一名而说意识;乃至意识之所依心--末那识,唯识宗亦说之为妄心,唯说第八识阿赖耶识非真非妄。此乃众所周知之事,云何密宗自堕于意识之中,以离念灵知之意识为真如心,自堕于邪见中,却反而诬蔑唯识宗宣称意识为真,诬蔑唯识宗之正见为邪见。如是颠倒其说之作为,正如做贼者大喊抓贼--自正是贼,却来诬指屋主是贼。

此外,唯识宗一向皆不排斥小乘行者,唯识宗只说小乘行者所证唯是解脱果,不证佛菩提果,故不能成就究竟佛道,不能广利无量人天;唯说小乘所证解脱果不究竟,尚有烦恼障之习气种子未曾断尽,故不究竟;唯斥不回心之阿罗汉必取灭度,不成佛道,故说其「佛菩提芽」已焦,其「佛菩提种」已败,名之为焦芽败种;如是之言,非是排斥小乘行者,仅是就不回心大乘之小乘罗汉,所修所证之不究竟,据实而言,无有丝毫诬蔑之处;所说小乘不回心大乘之阿罗汉,唯利自我解脱而畏惧来世生死之心态而言之,亦是据实而言,绝非诬责,唯是欲令行者了知小乘大乘之异同尔,唯是藉此而令行者了知佛菩提道之内涵尔,何有排斥之可言者?

复次,如是之说,散见于大乘诸经,亦复散见于原始佛教之阿含诸经中, 佛于般若系诸经中亦如是说,非仅唯识一宗之所说焉,是否可因此故而言 佛之排斥小乘行者?此若不然,彼亦应不然。

除此以外,唯识宗一向宣说小乘所证解脱道,亦是菩萨所应修证者,故说唯识五位之唯识行时,亦说菩萨应断烦恼障,应修小乘所证之解脱道,既如是说,何可谓为排斥小乘之说?唯识宗亦说小乘阿罗汉为一切人天之所应供,何曾排斥小乘?密宗诸师不应作是不实诬蔑之言。密宗之所以会作如是诬蔑之言者,皆由误会唯识增上慧学所致,而非唯识宗曾有排斥小乘之言行也;唯识宗所说小乘非究竟、及说小乘不能成佛、复说小乘不回心大乘之阿罗汉为佛菩提种之焦芽败种者,皆是如实语故。

唯识宗所说之第八识阿赖耶,绝非密宗所说之《最终意识(原注:第八识或藏识)》,而是一切识(七转识)之根本,乃是能生一切识之根本心,密宗不应诬称唯识宗所说之第八识阿赖耶藏识为最终意识。宣称第八识阿赖耶是最终意识者,纯是西藏密宗黄教所妄说之言,非是唯识宗人之所说也。密宗中人一向认为阿赖耶识是最终意识,不知阿赖耶识即是彼等所欲证取之如来藏,却主张应灭除之,说灭除第八识后--无有第八识存在,成为一切法空,即是证得空性,便作如是妄说:『即使这最终之识也必须舍弃,并视为空性』,如是说法,乃是断灭空,堕于应成派中观「无因论之缘起性空」邪见中;如是密宗之言,完全悖于 佛说, 佛说空性是第八识「无心相心」故, 佛所说之「缘起性空」是依「名色缘识」之第八识而言蕴处界缘起性空故,非是密宗应成派中观继承者之印顺法师等人否定第八识后所说之缘起性空故,如是否定第八识后所说之缘起性空乃是无因论之缘起性空故。

何故此名「无因论之缘起性空」?谓若无第八识之执持一切种而来此世,若非第八识执持吾人往世之业种而受胎出生此世色身,则吾人此世蕴处界即是离根本因第八识而无因现起故,乃是唯凭父母之缘便能现起故,则是「无因唯缘」之法,故名无因论。否定第八识为持种心后、业种可以无执持者,而于未来世随缘乱现于其它众生身上,故名无因论者,意识是缘起法而不能去至来世故--现见一切人之意识皆不能了知往世事,故非由前世转生而来,故一切人受生人间已,皆需于出世后重新学习世间法,皆不能忆起往世所经历诸事业。由是缘故,说彼密宗否定第八识、而言可以持种受生来往三世者,皆是无因论者,皆是外道见。

复次,密宗否定第八识如来藏已,本应主张无有第九识,却又建立第九识为密宗所独自能证之佛地真如;谓为显教中人所不能证者,谓为显教之佛所未证者,是故密宗之「佛」非唯证得四智,更证第五智--法界体性智:《《……在此依心识之功用而划分为九种:1、第九识,为密续所有,其包含佛果之一切大智大力大慈悲。行者成佛时,此识成为法界体性智,不再有意识性。2、第八识,为大乘所着重,含一切善恶种子,由此引生其余七识。……》》(38-697)

又云:《《行者顶上观白色空行女,一如亥母观法;特不观亥耳(原注:亥即猪头),特取上飞姿势,以二手分抬双腿张开上仰(藉此姿势分明显示空行母之阴户,令密宗行者知死时应将法身明点射进此处),以其莲花(以空行母之阴户)插于行者中脉上端。行者此时已将全部肉体观空,唯余表法身之中脉,及中脉中之智慧气、智慧明点;然后修宝瓶智气,直冲表第九识如来藏之智慧明点佛身,经过中脉,(将第九识如来藏之智慧明点佛身射)入于(空行母之)莲宫(阴户内之子宫),假名怀胎佛子,(由空行母携带行者之第九识如来藏智慧明点佛身而)飞入佛土。》》(34-188)

由如是二段文字所说,可见密宗邪说之荒谬,此唯其中之一斑尔。密宗主张「第九识,为密续所有,非显教经中所说之法。」然显教经中早已宣说,非未曾说;乃至说第九识仍非究竟识,佛地之真如--第十无垢识识--方是究竟识。密宗自古以来一向排斥第三法轮之唯识经典;由排斥故,密宗诸师未曾阅读如是三转法轮诸唯识经典,不知佛尚且宣说第十识,何况第九识而未曾说?不知不证显教所说之第八识,故不知阿赖耶识即是阿罗汉位之第九异熟识,不知第八识即是佛地之第十识真如,以为显教经中唯说第八识,故有如是错解及误评显教之言。

复次,显教之一切种智唯识经中说一切众生总有八识,佛地亦然,非有九识十识;所谓第九第十识,皆是假名言说施设,以显不同阶段第八识内含种子之差异,非有九识十识也。密宗不解佛意,却自发明「第九识为密续所独有者」,以此邪见、却来非议显教之证量粗浅--只证第八识;自夸密宗之佛别证第九识,不共显教,超越显教之佛;如是妄言,有智者笑之。

复次,密宗所证之第八识,绝非 佛所说之第八识;所说第九识亦非 佛所说之第九识,乃是密宗误会佛法之第八、第九识,谓密宗以中脉为法身,以明点为佛智,以明点为第九识如来藏、为智慧佛身。如是说法,与佛法中之三乘菩提完全无关,而说为已证第九识、已证如来藏、已证法身、已证佛地智慧,如是而言第九识为密续所有,其实乃是以外道法之修行、套用佛法名相,而代替佛法之修证,所修「证量」完全无涉于佛法之证量,云何却来轻蔑显教修行者之证量粗浅?若此而非狂密者,何处更有狂密宗徒可得?

复次,佛所说之法身,乃是第八识心,而非密宗所说之中脉;今者上举文中所说,显示密宗行者以中脉为佛地法身,正是牛头逗马嘴,根本未曾证得佛地法身第八识真如(佛地改名第十识无垢识),亦未证得菩萨因地所证得之法身第八识阿赖耶;复以明点为如来藏、为第八识,完全不知显教中 佛所说之如来藏即是第八识阿赖耶。如是以明点为第八识者,有时又说明点为第九识;如是完全不知不证显教所说所证之第八识法身、完全不知不证如来藏之密宗上师凡夫,却来轻蔑显教菩萨所证得之第八识如来藏境界为修证浅薄、为因地修行;而自高推所证外道法修证,为冠于显教一切菩萨以上之果地修证--即身修成究竟佛果;并谓已证显教 佛所未能证得之「法界体性智」,真是颠倒是非之能手也。

而领导显教之诸大法师,竟皆视而不见,一再容忍之,坐令密宗以如是邪谬之外道法渗入佛教之内,取代真正之佛法,坐看佛教于本质上逐渐灭于密宗之手,岂非乡愿至极?乃至如(台湾)中国佛教会前任理事长之净心法师,与法鼓山之圣严法师,竞相夤缘密宗达赖喇嘛,高举达赖之外道邪法,认作真正之佛法,并奉献?资协助达赖喇嘛,令其可以扩大弘传密宗邪法,乃是帮助密宗破坏佛教之「帮凶共犯」也。

至于印顺法师,其实根本即是密宗行者,其根本思想完全是西藏密宗黄教之应成派中观故,其所有思想唯有西藏密宗黄教之应成派中观故,除应成派中观之邪见,以外无别思想可言故。而彼崇尚印顺思想诸人,竟完全不知印顺之一切思想即是应成派中观邪见,竟完全不知印顺之一切思想唯有密宗之应成派中观邪见,真乃佛门最最可悲之事也,由此故说:「此时真是末法。」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