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喇嘛教修外道双身法、堕识阴境界,非佛教

弘揚如来藏他空見的觉囊派才是真正藏传佛教

 
 
 

日志

 
 

由藏本《现观庄严论》来评藏译经教  

2015-11-04 14:55: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藏地区的喇嘛教,每每自称是以 弥勒菩萨所著之《现观庄严论》为抉择空性见解的中观论典,因此将这部论列为必修的重要经教之一。

然而,如前所说喇嘛教的教义,是将佛法所说的空性解释为:无实有性、无有自性;因此,根本上就是违背弥勒菩萨所传授的诸法无我,有内识真实不空的唯识法教。喇嘛们总是曲解了佛义之后,再依密教各派所宗之外道六识论思想,将佛经改造或是曲解成为本质是断常二见的喇嘛教密续经典,广传于西藏僧俗之间。把无容争议的第三转法轮究竟了义之唯识经教,说成是方便说的不了义佛法,反而颠倒地把各种具有破法本质,令学人沦堕三途的谭崔思想「金刚密续」说为无上瑜伽,把邪淫双身修法的喇嘛教教义说成能让学人即生成佛,诳称此为最胜佛法。笔者于此就藏译《现观庄严论》所说之教理,辨正说明其教义的不如实理之处,再次如实地显示喇嘛教妄说佛法的本质。

《现观庄严论》是全名为《般若波罗蜜多要诀现观庄严论颂》的简称,顾名思义,《现观庄严论》就是释义般若波罗蜜多的论著。笔者根据格鲁派哲蚌寺学院与甘丹寺学院用以解释《现观庄严论》的教本《显明佛母义之灯》,以及狮子贤的《明义释》、宗喀巴的《金鬘疏》、法尊的《现观庄严论略释》与能海的《现观庄严论清凉记》等,来揭示出喇嘛教从初始以来就将佛陀正法—第八识如来藏真实不虚—唯识法教,如同梁朝译师真谛一般,同样地误解、错译为「一切法空无所有」的外道断见论。《显明佛母义之灯》是十六世纪时的福称喇嘛所著,他是达赖三世的戒师与哲蚌寺的主持,一向被认为是喇嘛教的大师。不过,他对佛法的解释与说明还是一样错误的。喇嘛教释义《现观庄严论》的诸多文本中,对于般若法义的诸多错解,笔者将于后文一一加以说明。

《现观庄严论》根本颂,法尊将之翻译为:求寂声闻由遍智,引导令趣最寂灭;诸乐饶益众生者,道智令成世间利。诸佛由具种相智,宣此种种众相法;具为声闻菩萨佛,四圣众母我敬礼。

能海译为:诸求声闻寂灭 遍知等性,凡于顺解脱 能作得者;能为众生义利 诸道智性,若饶益世间 使成就者;能仁正等诸身一切种智,于种种一切 彼宣说者;声闻菩萨众会 究竟大觉,诸圣众之母 皆赞礼者。狮子贤的解释是:(颂之初句:) 此中声闻亦摄缘觉,由被集积清净解脱之次第多同,而其本体,缘觉少胜,是故教中摄之为一也。凡于涅盘乐欲等体上,寻求一切性是无生,悉皆了知,以蕴及俱有,及蕴不可得之性相修为,凡诸顺彼解脱涅盘二种之道,此中皆能得者。(颂第二句:) 若诸菩萨能作尽其所有轮回众生义利之事,以诸道无生自性之证。凡诸众生义利究竟,能作修行成就者皆是。(颂第三句:) 种种一切无生,内心刻印悉皆具足者,大觉正等戒身,具足瑜伽,具足自在之主,诸行对治之法轮,种种无尽无余,一切能作动转者。(颂第四句:)若此大觉声闻等中,修行悉皆圆满,及成就能作之性,母经般若是我所顶礼者也。如是顶礼,先行赞颂,能于现证庄严论论体、及对治、及种种诸业,悉皆相应建立能作摄持者也。

狮子贤对 弥勒菩萨造颂意旨的解释是错误百出的,何以故?因为此论的中心思想是: 「 现观庄严 」 ,而现观庄严的意思,是指「现前亲证且心得决定,而能观察般若无生法界实相 」的意思;也就是三界内外无有任何一法,能够比得上法界实相的殊胜广大无边庄严自性法相的缘故,三界内外唯一真实殊胜庄严的只有法界实相香光庄严的缘故。今狮子贤不在现观庄严的宗旨上去解释此论,却在声闻乘、缘觉乘、菩萨乘与佛乘所具有的功德智慧上去作种种的分别,如是所说,偏离了弥勒菩萨著作此论欲令有缘众生趣入庄严现观无生的慈悲意旨,故说狮子贤没有掌握到此论的宗旨,错解菩萨造颂意旨所在之处。

除此之外 , 狮子贤对于声闻、缘觉、菩萨与佛的智慧功德之说法,亦犯有错说佛法的种种过失。 举其要者,如彼所说: 「 此中声闻亦摄缘觉,由被集积清净解脱之次第多同 ,而其本体 , 缘觉少胜 」 ; 此说错误,因为缘觉菩提与声闻菩提的解脱功德虽然可说是相同的 , 但二者修证清净解脱之次第却不相同,缘觉证辟支佛果的主要关键是经由十因缘及十二因缘之观修次第,声闻解脱果则仅是经由五蕴的苦、 集 、 灭 、道四圣谛之观修次第 ; 并且缘觉乘的智慧是广超于声闻乘的 , 不是少胜声闻而已 , 是故缘觉才能够得名为辟支佛 , 但决不是狮子贤妄说的 「而其本体,缘觉少胜」, 因为这个涅盘的 「 本体 」 不论是声闻 、 缘觉、菩萨或是佛,乃至一切有情的 「 本体 」 都是平等平等无有胜劣 。 只从这 「 颂之初句 」就已经显示狮子贤对于佛法的知见错误偏差得极为严重,藏地「假藏传佛教 」 的喇嘛们,因为无有实证二乘菩提断我见的初果功德 , 复又不肯依法而仅依于人 , 不信佛法僧三宝 , 只相信上师 , 因此无知于真实义佛法 ,所以才会错误的认为声闻与缘觉的智能相差不多 , 乃至认为别别有情的这个 — 涅盘本体 — 第八识如来藏有胜劣差别 。 再者 , 狮子贤又错说声闻与缘觉了知一切法性是无生的道理, 这是因为他连声闻初果的境界也不知道的缘故 , 才会这样的错说佛法。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 53 云 : 【知有趣不复生,是为无生智。】 《 大智度论》卷 23 云 ︰ 【 「无生智」 名:知一切生法不实 、 不定 , 故不生 。 】诸佛菩萨解释声闻人所证之无生智的意义是︰ 苦集灭道等四圣谛已知已证 , 并且经由实际修断我见 、 修断我执而有能够不再出生三界一切有法的智慧 ; 是一切有法不实不定故 , 于无常 、 苦 、 空 、无我有如实了知的智慧 ; 如是之智名为声闻无生智 。 而说一切法性无生的义理 , 则是属于大乘法教 , 是指菩萨实证般若之后发起的无分别智而言 , 此无分别智又名为无生忍智慧,又名为般若智慧。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云:舍利子谓善现言: 「若菩萨摩诃萨于此中学,速能成办一切智智。」善现报言: 「如是!如是!诚如所说。若菩萨摩诃萨于此中学,速能成办一切智智。何以故?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知一切法无生成故。」

一切法可以说是五蕴法,五蕴法也可以归类分为十八界法,而这五蕴十八界法究竟是有?是无?或是无生?能够了知事实为何的智慧称为般若无分别智慧。佛法中说般若无分别智慧是甚深空性妙法,这是只有证悟涅盘实相法界如来藏的菩萨才能够如实了知的境界,凡夫二乘与一切外道等都不能了知。而狮子贤却说声闻与缘觉对于五蕴有与五蕴不可得的无生性相悉皆了知;换言之,他对于阿罗汉所证有余依涅盘与无余依涅盘的真实义是错解、错会的。

由此可见,狮子贤对于佛法的知见,是有严重无明的,他不仅不懂小乘佛法,他对于般若中观的大乘义理也是同样无知的。又,诸菩萨众对于所有众生义利之事,还不能一切作尽,因为那是佛地才有的方便善巧,而菩萨于种种无上智慧还没有修证圆满的缘故,因此对于众生从无始劫以来所造身口意业的一切因果,尚不能够究竟了知;只有诸佛福慧圆满,具足四智、十力、四无所畏、十八不共法等等无上方便愿力智,才能作尽对于所有轮回众生义利之事。显然,此一道理狮子贤也是不知道的。诸佛无上正等正觉的境界,具足了知一切种智无生法忍的真实义理,凡此皆依法界实相第八识真如涅盘而得成就,不是依于戒身、戒法而得成就。佛法中说信、戒为一切功德之母,这是指一切菩萨修道累积功德时,皆不得违背佛之戒法 —— 饶益有情的根本精神,并不是说依于戒法就能成就圆满瑜伽的佛地功德。可见,狮子贤种种开示,是在错说乱说佛法,理性智慧的学人怎会听信。

如前分析狮子贤种种错说佛法的事实,我们就可了知,说他写作的《明义释》能够如理解释《现观庄严颂》 ,那只是妄想的言论而已。宗喀巴再依此错说佛法的《明义释》更造书论,当然也是陷在错误的框架内,实为错说佛法的无义戏论,皆属非佛法的外道言论而已。

宗喀巴在《金鬘疏》中说:《现观庄严 》 的大乘中观见,不是世亲阿阇黎所能理解的意境。圣无着虽已证得发光地 (得胜义中观见),但为了方便诱导所度有情,仍以唯识见解释《般若经》 。金洲法称、智作慧、觉吉祥智也都说:无着是为了有情而以唯识见作释。……无着、世亲二人只是随顺唯识经论作释,或者并未说出《八品般若经》的经义,且尚未断除对内识的执着。

宗喀巴是喇嘛教格鲁派的创办人,虽然说他信奉的是一法不立的中观应成断灭见,可是在修行上却又主张修练意识一念不生、不分别以之成为真心的常见论;显见他实质上是一个知见颠倒、摇摆不定之人。由于对佛法没有正知正见的缘故,所以完全不知不证于真实义佛法,更不会知道诸佛菩萨所说唯识教义,是更为甚深高广于般若经教,是显了义理无容争议的佛法教义;由于无明的缘故,宗喀巴才会如此虚诳地认为唯识教理不了义,妄说般若中观教义更胜唯识方广教义。

探究宗喀巴的恶慧所由,都是由于坚固妄想的缘故,以妄想坚固才会产生种种颠倒的虚妄执着。

宗喀巴对般若佛母的解释,也是错误的。他说:问:对什么生信?答:对佛母生信。问:怎样的佛母?答:有「引导令趋最寂灭」等功德,像珍宝一样,能满足众生欲求的佛母。就各种道而言,它是最究竟的,无法超越,无量,不可测度。总之,佛母是四圣佛子究竟目标的出生处或生因。问:对谁敬礼?答:佛母——三种智。问:谁人之母?答:有声闻、独觉、菩萨众随伴者,也就是和这些圣众在一起的佛陀之母。此佛母虽同为四圣之母,但是只共享一个名称。问:为什么说三智是这些圣人之母呢?答:因为第一、一切智是声闻、独觉之母。能引导追求寂灭涅盘的声闻和独觉,令他们趋向烦恼与痛苦最极寂灭境界的智慧,就是二乘之母;而能引导至寂灭处,则是由于徧知一切种之智。第二、道智是菩萨之母。能使乐于饶益众生的诸菩萨成办世间众生利益的智慧,就是菩萨之母;而世间利乐,则由了知三乘之智而成办。第三、一切相智是佛陀之母。能使诸佛宣说种种具有所铨众相之能铨法的智慧,就是佛陀之母;而能宣说那些法,则是由于真实具有如所有、尽所有的一切相智。

宗喀巴这样解释般若佛母,是乱说于佛法。在佛法中,般若指的是无分别的智慧,是参禅开悟 —— 证悟空性实相如来藏的菩萨才有的智慧,是属于大乘佛法的不共二乘法教之智慧,不是小乘二乘声闻人与缘觉人能够了解的智慧;也就是说,二乘人是没有般若佛母智慧的。而宗喀巴不依此佛法正说,却妄说二乘人所证得的一切智,所谓寂灭智亦是圣人之母,而能够出生声闻人与缘觉人的境界,然而佛法中无有此说。佛法中是说,一切凡愚贤圣从本以来即具有光明智慧德相,依此空性法界如来藏光明智慧德相的缘故,因为具有贪瞋痴等无明的缘故,是为凡夫众生而轮回三界世间;由于意乐学佛修道的缘故,修证累积功德智慧,而成就声闻、缘觉、菩萨乃至诸佛等四圣法界。换言之,此空性心如来藏光明智慧德相,才是能够出生声闻、缘觉、菩萨以及诸佛等四圣法界境界的本母。此空性心如来藏光明智慧德相,因为能够出生声闻人与缘觉人解脱智慧德相的缘故,因此祂是二乘人之寂灭菩提的本母;因为能够出生菩萨智慧德相的缘故,因此祂是菩萨之般若菩提的本母;因为能够圆满成就一切如来智慧德相的缘故,因此是一切诸佛的本母,这样诸佛的本母才能说是佛母。所以,此空性心如来藏本具光明德相,如果要称祂为佛母的话,则对象也只能是大乘发菩提心的菩萨,不能用于不回心的二乘声闻人与缘觉人,因为决定入无余涅盘的声闻人与缘觉人,由于不证不知此如来藏诸佛本母的缘故、不能成就佛道的缘故,因此对二乘人来说没有佛母可言。

喇嘛教宗喀巴不知不了解此真实义佛法,妄说声闻人与缘觉人也有般若佛母,正显示出宗喀巴无明深重,对于佛法无知的程度完全就是个世俗凡夫,也就是宗喀巴对于如来藏空性实义佛法的了解程度,实质上是一无所知的。换言之,宗喀巴乃是未证小乘菩提、未证大乘般若、不证解脱、不懂真实义佛法、妄说佛法、诽谤三宝的一阐提重罪凡夫之人。因此,宗喀巴的一切言教,根本就不是在解说佛法教导众生,而是在破坏佛法戕害众生,他所说之一切言教都无实义,三乘菩提的正信佛弟子都应远离,不可信受,免受其累。

三世达赖的经师,福称喇嘛对于佛母的解释,更是严重错误。他说:自宗认为:生起四圣子,观待此一法乘,有方便分及智慧分二分,即以证空性的智慧作为共因,故说为母,以大悲心及菩提心等作为不共因,故说为父;在证空性佛母的禅定安乐妙胎中,种下父菩提心的种子,以大悲心为乳母,再由其他的方便智慧作抚育,即得成就成办三种种性所欲求之义的圣者菩萨……

福称喇嘛说四圣中的声闻人与缘觉人亦证空性心如来藏「 佛母 」 ,因此二乘人也具有空性智慧与方便,所不共于菩萨的地方,只是没有菩萨的大悲心与菩提心。然而,经典中佛菩萨却不是这样说的,《杂阿含经.央掘魔罗经》卷 4 佛云:「我说道者,说何等道?道有二种:谓声闻道及菩萨道。彼声闻道者谓八圣道,菩萨道者谓一切众生皆有如来藏。……得信犹如恒沙金粟,亦如盲龟值浮木孔。」「三世一切声闻缘觉,有如来藏而眼不见,应说因缘。……肉眼愚夫声闻缘觉,信佛经说有如来藏,云何能见佛境界性?声闻缘觉尚由他信,云何生盲凡夫而能自知、不从他受?」「彼诸众生闻说如来常恒不变如来之藏,能起信乐,是亦甚难。」

《入楞伽经》卷 7 佛云:如来藏识阿梨耶识境界,我今与汝及诸菩萨甚深智者,能了分别此二种法,诸余声闻辟支佛及外道等执着名字者,不能了知如此二法。

《入楞伽经》卷 8,佛云:阿梨耶识名如来藏;无共意、转识熏习,故名为空;具足无漏熏习法故,名为不空。大慧﹗愚痴凡夫不觉不知,执着诸法,剎那不住,堕在邪见而作是言:「无漏之法亦剎那不住。」破彼真如如来藏故。

显见福称喇嘛跟宗喀巴一样 , 不知不解空性心如来藏的真实义佛法 , 妄说声闻人与缘觉人也有般若空性智慧 , 显见福称喇嘛同样也是未证小乘菩提、 未证大乘般若 , 不证解脱 、 不懂佛法的凡夫 , 乃至妄说佛法 、 诽谤三宝成为一阐提重罪之人 。 另外福称喇嘛也不了解 , 在佛法中 , 一向是将慈父与慈母或是乳母,譬喻为佛陀(佛宝)或是法界实相空性心如来藏 (法宝) , 因为慈父 、 慈母或乳母,都能够给予诸子智慧安乐 、 拔其苦痛 , 佛宝 、 法宝也像这样 , 能够给予佛弟子们大法藏珍宝、 令获妙法 、 出生佛种 、 示波罗蜜道 、 广大利益,是付法的大善知识。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 584 佛云:若诸菩萨行布施时,回向声闻或独觉地,不求无上正等菩提,应知是为菩萨犯戒。譬如王子应受父王所有教令、应学王子所应学法。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 594 云:其王有时多集宝藏,总命诸子分布与之,其心都无诳惑偏党。时诸王子既获众珍,倍于父王深生敬爱,各作是念:我等今者审知父王与我同利。如是,如来应正等觉是大法主,为大法王,自然召集诸佛真子以大法藏分布与之,其心都无诳惑偏党。时诸佛子既获妙法,倍于如来深生敬爱,各作是念:我等今者审知如来与我同利,我等今应炽然精进,绍隆佛种令不断绝。

《大方广佛华严经》卷 60 佛云:善男子!菩萨摩诃萨以般若波罗蜜为母,大方便为父,檀波罗蜜为乳,尸波罗蜜为乳母,羼提波罗蜜为庄严具,毘梨耶波罗蜜为养育者,禅波罗蜜为洁净。

《大方广佛华严经》卷 77 佛云:善男子 ! 善知识者 , 如慈母, 出生佛种故 ; 如慈父 , 广大利益故;如乳母 , 守护不令作恶故 ; 如教师 , 示其菩萨所学故;如善导 , 能示波罗蜜道故 ; 如良医 , 能治烦恼诸病故;如雪山, 增长一切智药故 ; 如勇将 , 殄除一切怖畏故;如济客 , 令出生死暴流故 ; 如船师 , 令到智慧宝洲故。善男子 ! 常当如是正念思惟诸善知识。

《大方广佛华严经》卷 78 佛云:菩提心者,犹如舍宅,安隐一切诸众生故;菩提心者,则为所归,利益一切诸世间故;菩提心者,则为所依,诸菩萨行所依处故;菩提心者,犹如慈父,训导一切诸菩萨故;菩提心者,犹如慈母,生长一切诸菩萨故;菩提心者,犹如乳母,养育一切诸菩萨故;菩提心者,犹如善友,成益一切诸菩萨故;菩提心者,犹如君主,胜出一切二乘人故;菩提心者,犹如帝王,一切愿中得自在故;菩提心者,犹如大海,一切功德悉入中故。

《大般涅盘经》卷 7 佛云:如来亦尔,为修空故说言诸法悉无有我。如彼女人,净洗乳已,而唤其子欲令还服;我今亦尔,说如来藏。是故比丘不应生怖,如彼小儿闻母唤已,渐还饮乳;比丘亦尔,应自分别:如来秘藏不得不有。

因为 佛陀即是无上法界的缘故,即是圆满无上胜义僧宝的缘故,以慈父或是慈母比喻 佛陀,也就是譬喻整体佛法僧三宝的意思。今观福称喇嘛所说:「 空性的智慧作为共因,故说为母,以大悲心及菩提心等作为不共因,故说为父。 」

实际上,必须是具备了大悲心及大乘菩提心的菩萨才有因缘开悟证得空性的智慧,福称喇嘛如此言论刚好将父喻与母喻恣意割裂、胡乱编派,而宗喀巴与福称所谓的空性仅是现象界缘起性空无所有的空相罢了,将空相的灭相说为是代表般若智慧的母喻,完全是在乱说佛法。佛法是以慈母比喻善知识,而且是能够教导有情法界实相如来藏法教成佛之道的大善知识,也就是把佛陀比喻为一切众生之慈母的意思。而宗喀巴与福称喇嘛的言论,等同于把这个慈母给空相化、无所有化了。难怪喇嘛教徒众们会乱说 佛陀亦是暂时存有,无有任何实性可得。也即是因为有这种无明妄想的缘故,才会错说佛法,把佛法所说的圆满菩提心认为是意识心。更将意识说成是代表能够教导有情成佛之道法界实相如来藏法教的众生慈父,如此说法,岂不正是世间人所说的颠倒妄想、认贼作父吗?

审彼所言正是此义:大乘发心安立为意识 。《二万颂光明释》说 : 「 所谓发心的 『心』 , 是识,是明知。是什么识?是意识,以有缘念一切白净之法,于此有故。」 《本释》也说: 「虽然如是,但此是欲求善法之相 。」 所以大乘发心的体性有可安立 ,即 : 为了为自助伴的利他而缘圆满菩提的欲求 —— 与此俱行而有的作为大乘入门的意识,彼安立为大乘发心的体性。…… 《修行次第中篇》 说 :「菩提心有二种 ,即世俗与胜义 。」 后者的体性有的, 许为于圆满菩提的实相二现隐没 、 且安住于大乘智慧证类的大乘圣者心中的主要意识。……又 《入行论》 说 : 「应知菩提心, 略说有二种 , 即愿菩提心,及行菩提心 。」……《 修行次第篇》说 : 「 最初发起 『 为利众生愿成佛』的欲求,就是愿心; 而后受戒且积集各种资粮,就是行心 。」 所说的是 , 未得行心律仪的发心为愿心 , 已得行心律仪的发心为行心 ——此一观点 , 悉皆如其至尊宗喀巴大师的 《菩提道次第广论》、 《菩提道次第略论》 及 《善说金鬘疏》、与《显明句疏》、《修行次第篇》所说。 〔案:《二万颂光明释》为阿底峡等译入藏, 《修行次第中篇》为莲花戒所著, 《入行论》为寂天所著。〕

福称喇嘛所说,乃是将意识的专注安乐境受,妄说为是证得空性心「 佛母 」 ,然而佛法不是这样说的,佛法是说这个空性心佛母离于二取,没有能取与所取的三界法性,是寂灭无生、无所有性,显见福称喇嘛是在乱说佛法。、

又,福称喇嘛搞不清楚菩提心与菩提种子的差别,以致于是非黑白全都混为一谈,乱扯一通;佛法中说,大菩提心即是指空性法界真心─ 如来藏 ─佛母,也就是有情的本识——第八阿赖耶识,祂是一切有情与佛法四圣的所依与所缘。菩提心的种子,则是指空性本母所含藏的解脱种子法相而言,可分为两种:一是指众生发愿意乐成佛的种子、二是指一切能够让众生有情解脱三界一切烦恼习气的善法种子。大悲心,也是属于成佛之菩提种子的一种,亦是一切菩萨发了愿有意乐成就佛菩提所应具备的菩提心行。一切有情皆能透过熏习修学而发起并长养菩提心与菩提种子,只是众生如果不修学佛法则不能了知这个事实。意识是生灭法,属于缘起性空不能常住的虚妄法,每一世在舍报以后就灭了,因此即是灭相,而福称喇嘛却说要在空无所有归于灭相的意识中,种下菩提心种子、发起大悲心种子,再修其他的智慧法门,说这就是菩萨的修行方法。然而,此说根本不是佛法,乃是外道言论,因为外道无因论里才有在空无的灭相中能够发起菩提智慧、大悲心的戏论教理。

至于福称喇嘛所说的「由其他的方便智慧作为抚育」,又是指什么呢?依据喇嘛教的根本教义,方便就是男根金刚杵、智慧就是女根莲华,也就是指男女行淫的双身修法之谭崔密法方便贪道法门。佛法中没有修双身法门能够成佛的教理,更何况是行门;如果要说有假借贪欲入道教理的话,这个意义也不是喇嘛教所说的双身修法教理,而是说如果有特殊因缘的话,佛弟子在有足够支撑其证悟实相功德的福德资粮条件下,也有可能可以在贪欲的境界中,于一剎那之间证悟实相,证知空性的般若境界,然后于菩萨位中,精进修行于内门清净六度万行、诸地一切道种智、累积无量无边福德,最后才能够圆成佛道一切种智的无上境界。换言之,佛法中说的贪欲入道之因缘,即使是在最宽松的情况下来说,这种欲界的粗重系缚事,菩萨在证悟实相后,也绝不可能会捡来用在修道的行门上,何况是妄想贪欲能让佛弟子修证成佛!

所以,实相的证悟因缘确实是生缘处处,但事实上能以贪欲而入道者乃是菩萨的示现,学人若想要以贪欲之因缘入道,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因为行贪欲之法乃散乱心、与道相悖故,贪欲之法最多就是菩萨用来示现证得这个「空性法界实相 」而生起般若智慧而已。

因为,整个佛道的修证过程,就灭除烦恼染污种子而言,乃是将空性本识所含藏杂染种子伏除还净的修证过程,菩萨在七地满心位以上,即已将烦恼习气种子完全除灭。而凡夫之人,就是因为有修学佛法,所以才能开始将存在自己本识里的贪欲等无明杂染烦恼种子开始降伏,等到将贪瞋痴等无明染污种子降伏到一定程度了,并且具有随真善知识所闻熏的正知正见,以及基本定力进而能够参禅的时候,此时如果有因缘能够得到善知识的帮助,就有机会证悟空性实相。而证悟空性法界实相的菩萨,其实只是位于整个佛道修行次第「菩萨五十二位阶」中的第十七个位阶而已。不管是在福德方面的累积,或是在般若智慧的累积,各个方面都离福慧无上圆满的佛地境界还非常非常地遥远,这个自心佛母─ 如来藏 ─中,也还有无量无边的无明与习气染污种子尚未除灭。所以简略地说,整个修证成佛的过程,就是累积圆满无上的福德与菩提智慧,以及加上除灭一切杂染的无明烦恼种子。

然而,密宗喇嘛教的教义,则不但违背佛说,妄说生灭意识的专注境界就是证得空性,更妄说缘于坏灭无所有的意识能够生起般若智慧与大悲种子;除此之外,喇嘛教义还说要再加修贪道谭崔密法「双身修法 」才能成就究竟佛道。学佛修道就是要把自己这个佛母本识 ─ 如来藏 ─ 中的一切杂染种子除灭,而喇嘛教所说的这种双身修法,乃是于种子的染污更颠倒起贪,修行岂有说能够藉由增加无量无边的贪欲染污种子而得成就佛地真净境界的道理呢?所以,喇嘛教根本就是在以自家的虚妄想而妄说佛法,诽谤三宝。

若以佛经里所说的婆须蜜多菩萨而言,这位菩萨乃是八地以上的大菩萨,一切贪欲等烦恼种子与习气都已完全除灭了;她是因为要帮助在古印度当时,容许三妻四妾、妓院游乐的习俗等特殊时空背景下的众生,或是接引众生与佛法结缘,或是令众生入于佛门修行,并且了知贪欲的过患而能远离贪欲,才会示现在妓院里接引度化有缘众生,只是借用贪欲作为度化众生的因缘,不是说能以贪欲之法来修行。而显见喇嘛教的教义,就只是无明凡夫的妄想恶见而已,就连如何断我见的基础佛法修行道理与方法都不知道,更没有任何解脱实义教理可言,竟说修学喇嘛教的邪法能够让众生快速成佛,纯属无稽之谈,是祸害人心、造成社会动荡的邪教。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