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喇嘛教修外道双身法、堕识阴境界,非佛教

弘揚如来藏他空見的觉囊派才是真正藏传佛教

 
 
 

日志

 
 

持咒不能令人获得佛法上之果证  

2015-10-26 11:01: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时之密宗祖师闻受鬼神所示现之佛菩萨语,乃创造诸种密教部之经典,妄以为持咒可以求得佛法上之果证,譬如《大日经》之「佛」云:《《复次秘密主!此真言相,非一切诸佛所作,不令他作,亦不随喜,何以故?以是诸法法尔如是故。若诸如来出现,若诸如来不出,诸法法尔如是住,谓诸真言,真言法尔故。秘密主!成等正觉一切知者、一切见者,出兴于世,而自此法说种种道。随种种乐欲、种种诸众生心,以种种句、种种文、种种随方语言、种种诸趣音声,而以加持说真言道。……云何真言教法?谓阿字门一切诸法本不生故,迦字门一切诸法离作业故,佉字门一切诸法等虚空、不可得故,……缚字门一切诸法语言道断故,奢字门一切诸法本性寂故,沙字门一切诸法性钝故,婆字门一切诸法、一切谛不可得故,诃字门一切诸法因不可得故。秘密主!仰若拏那么于一切三昧自在,速能成办诸事,所为义利皆悉成就。》》(卷二)

然而三乘经典中,佛所说之「诸法法住法位,法尔如是」者,非谓真言(咒语)之法尔如是住,密宗祖师不应擅自发明「真言法尔如是住」而创造密经,用来取代佛所说之「诸法法尔如是住」。此谓佛所说之「诸法法住法位,法尔如是」者,乃是谓诸法皆依第八识如来藏而生;如来藏如是恒而不断地常住于三界及涅盘本际--不离涅盘本际而随缘出生万法--如来藏自无始劫以来一向如是,非作、非非作,非有为、非无为,非涅盘、非轮回,非净非垢,非增非减,非一非异,非来非无来,非去非无去……,令一切有情因此不离涅盘而轮回生死,本自如是,故名「法住法位、法尔如是」。

如是第八识及其所生色身七识等法,能衍生十方六道法界之一切法;如是法者方是佛所倡言之法界真实相也。反观真言密咒则是依于五蕴之运作,加以唇舌脸脥声带空气腹力之和合,方能现起;既是依于众缘而起、有生之法,不可谓为「常住不灭、本来如是」之法也,乌可倡言「法住法位、法尔如是」耶?不应正理也。

复次,真言之意乃是依于意识之施设,鬼神法界、天法界等众生之「互相约定俗成」而定其义,非是法界中本有之常住法,乃是依他起性之缘生法,焉得说为「常住不灭、本来如是」之法?与法界实相之理相违也。如是依他而起、有为生灭之真言密咒法,既与法界之真实相无关,密宗祖师即不应将之高推,不应假藉毗卢遮那佛名义而建立为「法住法位,法尔如是」之实相法。

密宗祖师如是以真言法而取代佛法之涅盘本际--如来藏--以建立其法义,如是以鬼神之咒语而取代涅盘法之八识心王一切种智,外于真正佛法而说外道法为「佛法」,即如世俗农稼之「李代桃僵」--将桃树拦腰砍断,接以李树之枝,于大桃树之基础上建立李树之生基,桃树从此永无开花结果之日,永远为李树服务:密宗祖师如是作为,即是欲令佛教永远为密宗之外道法服务,令真正之佛教永无翻身之日。

如是从根本上转易佛教之事实,我诸佛教学人悉应知之,应当同心协力,早日将李树巨枝砍除,桃树方有重新生枝开花结果之日;苟能如是,则今时正是佛教未来万年基业之转折期--于此际令佛教正式回归佛之真旨,令佛教法义转趋纯净,亦是未来万年佛教学人之福也,亦是未来世重新受生于此界之吾等众生之福也。

密宗古今祖师依《大日经》修真言法;千余年来、将《大日经》奉为根本经典,虔修至今,却尚无一人能证七住位菩萨所证之般若总相智--证得第八识之本来自性清净涅盘,故不能现起般若总相智;何况能证十住菩萨之眼见佛性境界?何况能证十行十回向位之般若别相智?更云何知地上菩萨所得之无生法忍--道种智?是故《大日经》中之「佛」所说佛教之悉地(佛法中之种种智慧境界),不能经由持诵密宗经典之种种咒语而得证悟;是故欲求证悟般若者,当依显教之法、依显教之知见而修--依真善知识而取证第八识、生起般若智慧;莫期待持诵密宗「佛」所说之咒可以证悟佛菩提也。

若欲持咒者,大悲咒、楞严咒、准提咒…等可以持诵,以求减少修学佛法过程中之障碍,亦可藉楞严咒之持诵及深解《楞严经》意旨,而于定中或梦中蒙佛菩萨开示、证悟般若;或蒙佛菩萨安排,得遇真善知识,一生便得见道而证般若真旨。

然楞严咒则非密宗古今祖师之所愿持,《楞严经》文及咒意皆直斥密宗之「淫欲为道」故,楞严咒主旨在于预破密宗所奉行之《大日经--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之邪见故。是故真密之法,应依楞严主旨为准,此经之修证能令人证悟佛菩提及悟后起修之道,为诸古今密宗诸祖所不能证;由如是之故,密宗古今诸祖(特别是应成派诸中观师)极力诬蔑《楞严经》为伪经,而多持《大白伞盖咒》,却不知所持《大白伞盖咒》其实正是楞严咒。

若人有智,依《楞严经》意旨而修证第八识如来藏,便能证得般若之总相智,乃至依此经而悟后起修,证得别相智等,方是真实佛法之修证也;如是无上密法,方是真正之密宗也。是故一切学人应有正知正见,莫冀密宗《大日经--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所说咒语之持诵,可以求得佛法之证悟;当依显教之法,依于般若经旨而觅自身本有之第八识如来藏,方能进入大乘见道位中真修佛法也。

复次,《大日经》中之「佛」云:《《摩诃萨意处,说名漫荼罗,诸真言心位,了知得成果。诸有所分别,悉皆从意生;分辨白赤黄,是等从心起。决定心欢喜,说名内心处;真言住斯位,能授广大果。…啰字为眼界,辉烛犹明灯,俛颈小低头,舌近于颚间,而以观心处,当心现等引;无垢妙净清,圆镜常现前,如是真实心,古佛所宣说。照了心明达,诸色皆发光,真言者当见,正觉两足尊,若见成悉地,第一常恒体。》》(卷三)

此段经文显示《大日经》中之「佛」如是所言诸法,证明彼「佛」尚未能证第八识如来藏,不知般若总相智;而以觉知心作为真实心,故其「真实心」能分辨白赤黄,故说「分辨白赤黄,是等从心起」,认为此觉知心不贪着诸法、不分别诸法、不住于一切境而生执着,即是「无垢妙净清,圆镜常现前」,由是而说「如是真实心,古佛所宣说」,未证第八识如来藏,犹堕意识心中,名为未断我见者。

阿含诸经中,佛早已说如是心为意识心,十八界所摄,名为「常见外道所执常不坏我」;由此可知《大日经》中之「佛」未断我见,尚非声闻之初果,何况是佛?由此可知《大日经》乃是密宗古时祖师所长期集体创造者,乃是伪经也。

《大日经》中之「佛」又认为觉知心住于一心不乱之境,一心不动而能明了五尘万法,具有如是明性,即是大圆镜智。如是成就「悉地」,尚不能知般若之初悟处,有何悉地可言耶?何故余作是说耶?谓《大日经》中之「佛」,误以觉知心为真实心故,误以觉知心中离语言文字之分别性为大圆镜智故。

譬如《大日经》中之「佛」作如是说:《《于园苑僧坊,若在岩窟中,或意所乐处,观彼菩提心。乃至初安住,不生疑虑意,随取彼一心,以心置于心。证于极净句,无垢安不动,不分别如镜,现前甚微细。》》(卷三)

此说不应正理,何以故?谓心不能置于心中,三乘诸经佛语甚多,不曾作如是言也。一切人若细心观察,悉可证知余说之不谬故。唯有密宗中人以观想所成之月轮为菩提心者,方可将意识心观想化为光明而融入所观成之「月轮菩提心」中,故说「以心置于心」之语;然而如是作观之后,意识心其实仍未融入所观成之月轮中,仍旧外于月轮而自存在--月轮存在于意识所观想之境界中,而非意识心融入月轮中。

而密宗行者所观成之觉知心中月轮,终非佛所说之菩提真心也,然而《大日经》中之「佛」竟说观想所成之月轮即是真菩提心,是故余说《大日经》中之「佛」未曾证得菩提心--第八识也。既未证得菩提心,则非是大乘见道之人;既非见道之人,则其所说之法,何可信耶?乃竟于《大日经》中奢言佛地之大圆镜智,何其荒谬?而密宗古今诸祖竟然无人能知其谬,竟无一人能加以检择。

何故说《大日经》中之「佛」所悟之心为意识觉知心耶?有「经」文为证:《《善男子!此阿字,一切如来之所加持,真言门修菩萨行诸菩萨,能作佛事普现色身;于阿字门一切法转。是故秘密主!真言门修菩萨行诸菩萨,若欲见佛、若欲供养、欲发菩提心、欲与诸菩萨同会、欲利益众生、欲求悉地、欲求一切智智者,于此一切佛心,当勤修习。》》(卷三)。如是一段经文所说,皆于觉知心上立言,未曾与第八识如来藏心相应也。

复次,《大日经》中之「佛」如是说言:《《所谓阿字者、一切真言心,从此遍流出、无量诸真言,一切戏论息,能生巧智慧;秘密主何等、一切真语心?佛两足尊说:阿字名种子,故一切如是、安住诸支分,如相应布已,依法皆遍授。由彼本初字,遍在增加字,众字以成音,支体由是生;故此遍一切,身生种种德。今说所分布,佛子一心听:以心而作心,余以布支分;一切如是作,即同于我体。安住瑜伽座,寻念诸如来;若于此教法,解斯广大智,正觉大功德,说为阿阇梨;是即为如来,亦即名为佛。》》(卷五)

如是则谓所观想之阿字是能生一切法之本际,迥异佛所说「以第八识如来藏为能生一切法之本际」者;又说观想阿字成就者,如其所言广布余诸观想种字相于阿字旁,观想完成之时,其觉知心体即同于佛,即是阿阇梨,亦即是已经成佛者。如是虚妄之想,而可谓之为佛者,一切能作更胜妙观想之外道亦皆可以自称为佛;而密宗一切上师皆不应否定之,所观更胜于密宗诸师故。审如是者,密宗即不得自言是无上密教也。

若密宗行者无有正知正见,因此而自谓成佛者,大妄语罪立即成就;舍寿前若不知对众忏悔,并对佛前忏悔直至见好相者,是人必堕地狱,无人能救之也。余今所说虽然苦切,然而良药之苦口,病人不得不服;忠诚之言虽然逆耳,而密宗一切有智行者不能不听。若以面子为重,宁可错到底,坚不检讨法义对错,而一味狡辩、不肯消除大妄语罪者,乃是以自己之未来无量世果报,而作此一世面子之赌注,非是智者也。

若人不信余言,坚谓《大日经》中之「佛」所说心、非是意识觉知心者,且观再举「佛」语为证:《《真言者静坐,安住于法界,我即法界性,而住菩提心。向于帝释方,结金刚慧印……》》(卷三)

然而如来藏从无始来不曾一剎那住于一法中--于一切法皆无所住;今者《大日经》中之「佛」所说菩提心,能静坐、能住于法界、能住于菩提心、能分别青黄赤白,具有明性,显见是觉知心--意识也;佛一向说真心离见闻觉知故,一向说真心不起分别性、从来不堕明性中故。

此等以觉知心意识心为常住不坏之法界性,而言「我即法界性」;此等以意识心为菩提心之「佛」,不离常见外道见;如是所说言语而可谓为佛法者,未之有也。依于如是「佛」所说之真言,而希冀可以证得佛法中之一切果证者,真乃愚痴人也。由是余倡是言:持诸密宗真言至无数劫后,仍不能证得佛法上之一切果证也,《大日经》等乃密宗古时祖师长期结集所共同创造者故,非是佛所说之法故。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